历史人物 5

张允和个人生活介绍,曲终人不散

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孩子们都要来祝贺老两口的这份天伦之乐,令许多年轻人也看得眼馋。张允和八十岁的时候这样回忆她与周有光在上海吴淞的第一次握手,当她的一只手被他抓住的时候,她就把心交给了他。从此以后,不管人生道路是崎岖还是平坦,她和他总是在一起,她一生的命运紧紧地握在了他的手里。

历史人物 1张允和
张允和是中国汉语拼音的缔造者周有光的夫人,沈从文妻子张兆和的姐姐,曾经担任高中历史老师、人民教育出版社历史教材编辑等职,自称“家庭妇女”的她晚年致力于写作。
张允和与周有光
张允和十六岁时,暑假里到周有光家玩就认识了周有光,那时他在大学里念书,而张允和正读初中三年级。他们一起到江边散步,开始了甜蜜的爱情长征。
由于周有光在杭州教书三年,张允和从光华大学借读到杭州的之江大学,与周有光也就靠得更近了。周末,他们相约在西湖的花前月下,这对洋文呱呱叫的新式青年,身子保持着一尺的距离,心中充满了甜蜜,却怎么也鼓不起手牵手并肩走的勇气。
1933年,两个满脑子新思想的年轻人终于举行了婚礼。婚礼新式而简单,来的人却非常多。结婚一周年的那一天,允和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小平,接着小平又有了妹妹,一家人的生活和和睦睦,平静安详。然而不久后,抗日战争爆发了,张允和与周有光带着两个孩子开始大逃亡的艰难岁月。六岁的女儿小禾不幸病死,儿子小平又被流弹打中,差一点丧命。
颠沛流离了十多年,先后搬家三十次,一家人终于盼来了解放与和平的年代。1952年,张允和受叶圣陶先生的推荐,从上海调到北京的一家出版社工作。
喜欢写作的张允和事无巨细都会向在上海的丈夫汇报,一次她在信里坦白说她收到了一个相识了几十年的小朋友的来信,来信说对方已经爱了她十九年。允和让丈夫猜他是谁,周有光在回信里一本正经地猜了起来:是W君吧?是H君吧?那么一定是C君了。不料,这些夫妻间嬉戏的书信却在1953年的一场“三反五反”运动里成为特务的证据,审查者说那些英文字母都是特务的代号。从未蒙受过这种耻辱的张允和精神崩溃了,像一个行将就木的病人。她为自己的坦白和忠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却也赢回了天长地久的恩爱。
张允和的子女后代
周有光与张允和1933年结婚,育一子周晓平、一女周晓禾。
周晓平,男,1934年4月30日出生于上海,中国共产党党员、著名气象学家、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周晓平是“现代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之子。2015年1月22日凌晨3时30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不幸逝世,享年82岁。

说起周张二人的相识,倒不得不提一个人——周俊人,周有光的妹妹。周俊人在张武龄开办的乐益女子中学读书,与张允和是同学,张允和常常到周家来玩,一来二去就和周有光成了旧相识。

历史人物 2

张允和离开了北京,临走时不敢回头。人世沧桑,岁月无情,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各种浩劫,那些折腾人的和被折腾的都已经离去,唯独张允和与周有光还恩爱如初,幸福得像一对初恋的情人。
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孩子们都来祝贺老两口的这份天伦之乐,令许多年轻人也看得眼馋。张允和80岁的时候这样回忆她与周有光在上海吴淞的第一次“握手”,她说:“当她的一只手被他抓住的时候,她就把心交给了他。从此以后,不管人生道路是崎岖还是平坦,她和他总是在一起,她一生的命运紧紧地握在了他的手里。”

历史人物 3

张兆和回家后,不好意思去旅馆找,经不住允和一番撺掇,她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地去了旅馆,又用允和事先教好的“台词”,把沈从文请到家里,两人关系自此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沈从文后来总是用他的湖南腔调,拖着长声喊张允和“媒婆”。而张允和每每回忆起来,也忍不住得意于自己的这一角色。

开始恋爱

有些周和张的朋友,都来向他们取经,直言想了解他们的感情如何能经过时间的考验,不见消退?据说他俩每日要碰两次杯,上午红茶,下午咖啡。这个习惯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雷打不动。在平淡漫长的人生里,寻求一丝别出心裁,这不是小资,而是情趣。张允和还有一个三不原则———不拿别人的过失责备自己,不拿自己的过失得罪人家,不拿自己的过错惩罚自己。周有光呢,有个三“自”政策,即“自食其力、自得其乐、自鸣得意”,与老伴的三不原则一唱一和、遥相呼应,便可见他们的恩爱程度了,连人生观、价值观都这般接近,难怪他们相处的这般好。

张允和与周有光:当她的一只手被他抓住的时候,她就把心交给了他坐落在上海吴淞口炮台湾的中国公学是按西方现代教育模式建立起来的新式大学,当时的新启蒙运动主将胡适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而这时的女同学会主席正是张家的二女儿张允和。她容貌秀丽,在所有女孩中显得出类拔萃。家里十个兄弟姐妹中,她虽然身材最为瘦小却风趣好动。以后成为汉语拼音方案设计者之一、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研究员的语文学权威作家周有光的妻子,1929年那年还是个英俊腼腆的青年。但他早已心仪秀美的允和,所以常常找借口去看她,希望能够赢得她的芳心。张允和却总是躲着这个痴情的男孩,她从东宿舍藏到西宿舍,还吩咐管理员说张小姐不在。周有光每一次出击都没有得逞,只能失望而归,张允和因此在同学中间得了一个“温柔的防浪石堤”的绰号。

周张结婚一周年的那一天,允和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小平,接着小平又有了妹妹,一家人的生活和和睦睦,平静安详。

颠沛流离了十多年,先后搬家三十次,一家人终于盼来了解放与和平的年代。1952年,张允和受叶圣陶先生的推荐,从上海调到北京的一家出版社工作。

然而不久后,抗日战争爆发了,张允和与周有光带着两个孩子开始了艰难的大逃亡岁月。6岁的女儿小禾不幸病死,儿子小平又被流弹打中,差一点丧命。

张允和十六岁时,暑假里到周有光家玩就认识了周有光,那时他在大学里念书,而张允和正读初中三年级。他们一起到江边散步,开始了甜蜜的爱情长征。他们在石堤上坐下来,两人都紧张得没有一句话。周有光拿出一本小书来,张允和看了一眼,心想:这个人真坏啊,拿了一本莎士比亚的书,英文本的,怕我不懂英文啊。书上面写着一句话:我要在你的一吻中来洗清我的罪恶。莎士比亚的一句名言,是罗密欧对朱丽叶说的。尽管允和没有让有光达到在一吻中消除“我的罪恶”的目的,但允和对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周有光在他的第一封情书里还是担忧地说:我很穷,怕不能给你幸福。张允和马上回了一封十张纸的长信,所表达的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幸福是要自己去创造的。对于有光,更令他鼓舞的是允和的父母思想开放,支持他们的自由恋爱。

没想到,张兆和最终还是被执著的沈从文攻下了“心防”,这里面也有张允和的一份功劳。1932年暑假,在青岛大学工作的沈从文冒冒失失地跑到苏州张家,不巧张兆和去图书馆看书去了,“接见”他的是张允和。有些紧张的沈从文留下旅馆地址就匆匆离开。

喜结连理

曲终人不散,白首不相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928年的星期天,一个不算高大的男生和一个纤小的女生从吴淞中国公学大铁门走出来。他们没有牵手,并排走在江边海口,他和她互相矜持地微笑着。没有说话,静悄悄地压着马路,穿过小红桥,经过农舍前的草堆,在江边散步,踏莎而行。

历史人物 4

谁的情怀在岁月的迁移中亘古不变,天涯曾许诺,相诺两不离,说好的离别不哭泣,为什么又泪眼迷离?我不想哭,奈何泪水钻了眼。我蘸墨挥笔在红尘里写下名为不悔的情书,从此我愿守在梦中的渡口,只想在那里告诉你:曲终人不散,生死不相离。

防浪石堤

漂泊羁旅的乡愁淡而悠长,每每望着月亮,积聚在内心的乡愁愈发浓烈,两颗心因此逐渐靠近,她对他从躲避渐渐地生出了依赖。

1933年,两个满脑子新思想的年轻人终于举行了婚礼。婚礼新式而简单,来的人却非常多。结婚一周年的那一天,允和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小平,接着小平又有了妹妹,一家人的生活和和睦睦,平静安详。然而不久后,抗日战争爆发了,张允和与周有光带着两个孩子开始大逃亡的艰难岁月。六岁的女儿小禾不幸病死,儿子小平又被流弹打中,差一点丧命。

有趣的是,三个月后,张兆和也披上了婚纱。而她和沈从文的爱情则是另一段广为传颂的佳话。当年,在中国公学教书的沈从文对张兆和一见钟情,开始执著地写情书给张兆和。张兆和一封也不看,还拿了信告到校长胡适那里。岂料开明的胡适不但不以为怪,还帮着沈从文“游说”:“沈从文没有结婚,因为倾慕你,给你写信,这不能算是错误。”还笑着说,“我知道沈从文顽固地爱你!”张兆和斩钉截铁地说:“我顽固地不爱他!”

喜欢写作的张允和事无巨细都会向在上海的丈夫汇报,一次她在信里坦白说她收到了一个相识了几十年的小朋友的来信,来信说对方已经爱了她十九年。允和让丈夫猜他是谁,周有光在回信里一本正经地猜了起来:是W君吧?是H君吧?那么一定是C君了。不料,这些夫妻间嬉戏的书信却在1953年的一场“三反五反”运动里成为特务的证据,审查者说那些英文字母都是特务的代号。从未蒙受过这种耻辱的张允和精神崩溃了,像一个行将就木的病人。她为自己的坦白和忠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却也赢回了天长地久的恩爱。

一生一世的牵手

由于周有光在杭州教书三年,张允和从光华大学借读到杭州的之江大学,与周有光也就靠得更近了。周末,他们相约在西湖的花前月下,这对洋文呱呱叫的新式青年,身子保持着一尺的距离,心中充满了甜蜜,却怎么也鼓不起手牵手并肩走的勇气。

1952年,张允和受叶圣陶先生的推荐,从上海调到北京的一家出版社工作。

历史人物 5

1999年旧版时,这位大家闺秀还在,转眼十三年了,张允和先生都已离去十年了。她的书只能是再版了,而旧版封面上那位同样俊俏的民国绅士——周有光已是110岁高龄,至今著书不倦。我想,他的书架上一定放着一本《最后的闺秀》,每每伏案,看到上面她的照片,婆娑着她曾经的模样,不禁湿润了眼眶。

命运相连

1933年,两个满脑子新思想的年轻人终于举行了婚礼。婚礼新式而简单,来的人却非常多。

——周有光

他轻轻用右手抓着她的左手,她不想理会他,怎奈她的手直出汗。想来也是,在这深秋的江边,坐在清凉的大石头上,怎么会出汗?他笑了,从口袋里又取出一块白的小手帕,塞在两个手的中间。她怔了一下笑道:“手帕真多!”

如果我爱你,而碰巧你也爱我,并不在乎我贫穷还是富有,有房还是有车?我愿和你携手漫步游遍芳丛,看岁月在四季中渐行渐远,烹一壶华年在生命里浅酌,任心情随着绽放的桃花舒展,任回忆在清风明月下徘徊。

张家两姐妹的脾气倒是如出一辙,都先采取“躲着”的办法,不过二姐允和,倒没有三妹兆和这般直言自己顽固不爱“沈从文”,因此在同学中间得了一个“温柔的防浪石堤”的绰号。

《红楼梦》里有林黛玉和贾宝玉在花树下共读《西厢》的画面,周有光用腼腆的方式向同样腼腆的张允和传送了爱意。

如果有这样一个人,愿与你共度一生,那人生还有什么能称之为幸事?

历史人物,结婚前,我写信告诉她,说我很穷,恐怕不能给你幸福。她说幸福要自己求得,女人要独立,不依靠男人。

不久周有光大学毕业,张允和与张兆和姐妹两人离开苏州去上海中国公学念书。

周有光在杭州教书三年,张允和从光华大学借读到杭州的之江大学,与周有光也就靠得更近了。周末,他们相约在西湖花前月下,这对洋文顶好的新式青年,骨子里依旧是腼腆的,身子始终保持着距离,纵使心中充满了甜蜜,怎么也鼓不起手牵手并肩走的勇气。哎,又是一对老师和学生的爱情啊!

文学家自带的浪漫气质,配上粼粼的江水,两个人相爱了,周有光的一腔炽热终于有了倾诉之地,我在想是不是每个锲而不舍的男人,最终都能收获美好的爱情?红尘里的期待,如花的美眷,注定的一切随缘。

从未蒙受过这种耻辱的张允和精神崩溃了,她含羞蒙辱、无地自容、不吃不喝,也睡不了觉。她觉得夫妻间的一点“隐私”都要拿出来示众,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她对社长说:“如果我确实有问题,请处理我。如果没有,请把我爱人的信退还给我!”手捧着周有光的书信,她接过来时,竟觉得比火还烫手,烫得她心痛。她为自己的坦白和忠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却也赢回了天长地久的恩爱。

有人说爱情动力源于外部的压力,当岁月流逝,当初的激情不复,回忆当初在一起的艰辛,才懂得现在的来之不易。在父母对儿女的婚姻态度上,一直存在两种观念。有时候父母更明白自己的孩子需要什么样的人走完一生,我想张家的父母是看得真切的,周有光值得他们的女儿托付终生,爱需要自由,而不是放纵。

他们在石堤上坐下来,烟霞晴岚,带着淡淡的栀子香,两人都紧张得没有说一句话,良久他拿出一本小书来,她侧身去看,慢慢地倚在了他身上,书上面写着一句话:“我要在你的一吻中来洗清我的罪恶”,这恰恰是罗密欧对朱丽叶说的。

流水式的恋爱

周有光·张允和:

那时的周有光还在读大学,是个英俊腼腆的青年,而张允和也不过十六岁,爱情来得就是这么突然,在千万人之中遇见了你,从此再也放不开手,周有光和沈从文一样,偏偏对张家的姐妹情根深种。他常常找借口去看她,希望能够赢得她的芳心。不知是因为年龄的差距,还是担心遇人不淑,张允和偏偏总是躲着这个痴情的男孩,她从东宿舍藏到西宿舍,还故意吩咐管理员说她不在。使得周有光每一次出击都没有“得逞”,只能失望而归。

爱情就像一棵年轻的果树,五年的卿卿我我,从生根发芽到枝繁叶茂再到花开花谢,也该是收获果实的时刻。

颠沛流离了十多年,先后搬家30次,一家人终于盼来了解放与和平的年代。

情意里的事,终归还是要落在笔上的。

前几年美国耶鲁大学的金安平女士撰写了一本《合肥四姊妹》。翻开《合肥四姊妹》这部书,里面收录了不少老照片,其中有一张四姐妹年轻时的合照,照片中张允和梳着民国特有的发型,穿着碎花的盘扣旗袍,弯弯的眉,水灵灵的目,是典型的江南姑娘的代表。

《最后的闺秀》作者是张允和,书的封面正是她的照片,身着的旗袍,印着枫叶状的图式,雍容地坐在藤椅上,目光柔和似乎思索着什么。

而张家四个女儿也不辱其名,嫁的人在当时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了。大姐张元和,精昆曲,嫁给名噪一时的昆曲名家顾传玠;二姐张允和,擅诗书格律,嫁给语言学家周有光;三姐张兆和大学英语系毕业,后成为名编辑,嫁给文学家沈从文;四妹张充和工诗词、擅书法、会丹青、通音律,嫁给德裔美籍汉学家傅汉思。

周有光先生曾说:“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张家子女名字也十分有趣,除了都有一个“和”字外,男孩子的名字都带“宝盖头”——比如宗和、寅和、定和、寰和、宁和,据说这是因为儿子留在家里;而女孩子的名字都有一个“儿”——元和、允和、充和、兆和,“儿”字两腿向外翘,意味着女儿都要嫁出去。

时间无情啊!

喜欢写作的张允和事无巨细都向在上海的丈夫汇报,一次她在信里坦白说她收到了一个相识了几十年的朋友的来信,来信说对方已经爱了她19年。允和让丈夫猜他是谁,周有光在回信里一本正经地猜了起来:“是W君吧?是H君吧?那么一定是C君了。”不料,这些夫妻间嬉戏的书信却在1953年的一场“三反五反”运动里成为特务的证据,审查者说那些英文字母都是特务的代号。

周有光在他的第一封情书里还是担忧地说:“我很穷,怕不能给你幸福。”张允和马上回了一封十张纸的长信,所表达的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幸福是要自己去创造的。对于有光,更令他鼓舞的是允和的父母思想开放,支持他们的自由恋爱。

周有光曾在《周有光:我的人生故事》是这样描述他和张允和的爱情的:“我跟她从做朋友到恋爱到结婚,可以说是很自然,也很巧,起初都在苏州,我到上海读书,她后来也到上海读书。后来更巧的是我到杭州,她也到杭州。常在一起,慢慢地、慢慢地自然地发展,不是像现在‘冲击式’的恋爱,我们是‘流水式’的恋爱,不是大风大浪的恋爱。”

“最后的闺秀”张家四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