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 6

伍代十国时代的宰相,南唐烈祖李昪的养父

徐温(862年-927年11月20日),字敦美,海州朐山(今江苏东海)人,五代十国时期吴国大臣,南唐烈祖徐知诰(李昪)的养父。

历史人物,同州(今陕西大荔)人,古代丞相。五代十国初,杨行密割据淮南,随后,其子杨渥继承父位。杨渥荒淫无能,对属下还妄加猜疑。他嫌部下徐温和张颢权势太大,想除掉他们。结果反被徐温和张颢谋杀。张颢想自己篡位,杨行密的幕僚严可求临危不惧,斗智斗勇,终于挫败了张颢的企图。

宋朝人物

功升谋议

历史人物 1

中文名:杨隆演

徐温,字敦美,是海州朐山(今江苏东海)人,青年时以贩盐而为强盗。杨行密在合肥起兵时,徐温隶属其帐下,与杨行密共同起事的刘威、陶雅等人,号称三十六英雄,但唯独徐温未曾有战功。

杨行密割据淮南的时候,严可求在徐温的手下做宾客,后又做了杨行密的幕僚,遇事经常是严可求为他谋划。杨行密猜疑朱延寿,想除掉他,严可求便献计让徐温告诉杨行密,教他假装得了眼病,召朱延寿回来议事,然后趁机将他杀掉。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严可求立下首功。事后,徐温升为右牙指挥使,严可求从此也成了杨行密的心腹谋士。

别名:杨瀛、杨渭

历史人物 2

在杨行密病重时,想让长子杨渥继承他的位子,让周隐去召杨渥回来,但周隐不同意,想让大将刘威主政,被杨行密回绝后,便拖着不去召杨渥。严可求和徐温前去探望,告别时杨行密盯着他看了很久,大家出来后,严可求问道:”王如果信得过我,请告诉如何安排后事?”杨行密便将他的意思和周隐拖延之事说了,严可求便和徐温赶到周隐的住处,见召杨渥回来的书信还在桌案上放着,便拿过来派人将杨渥急召回来,继承了杨行密的位子。

国籍:中国

天复二年(902年)六月,杨行密发兵讨伐朱温,以副使李承嗣暂时主持淮南节度使府中事务。军吏想要用大船运送军粮,时任都知兵马使的徐温说:”运路很久没有通行,芦苇堵塞,请用小艇,也许容易通行。”军队到达宿州,适逢久雨不停,载重的大船不能前进,兵士面有饥色,然而小艇先到。杨行密因此认为徐温才能出众,开始与他商议军事。

但这个杨渥却是个纨绔子弟,自己既荒淫又无能,还对属下妄加猜疑,嫌徐温和张颢权势太大,想将他们俩除掉。徐温和张颢便先下手将杨渥给杀死了。事先两人说好平分领地,归附后梁,但张颢想独吞,自己做首领。他对众将说:”王已经死了,军政大事应该由谁来主持?”他大声问了三次,没有人应声。严可求怕张颢一意孤行对徐温不利,便上前对张颢说:”现在四邻没有安定,军政非君莫属,但今天恐怕太仓促了。”

民族:汉族

天复三年(903年)八月二十五日),杨行密派润州行营招讨使王茂章攻打安仁义,没有攻克,于是派徐温率兵会同攻击。徐温改换所率军队的衣服旗帜,都像王茂章的军队,安仁义不知道对方增加军队,再次出战,徐温奋力攻击,把安仁义打败。
同年九月,杨行密要诛杀朱延寿等人,徐温采纳其门客严可求的计策,让杨行密假装眼睛有病,事情成功之后,徐温因功升任右衙指挥使(一作右牙都指挥使),开始参与谋议。

张颢一听,脸色顿时变了,问严可求:”凭什么说太仓促?”

出生日期:897年

袭杀张颢

严可求缓缓地说:”庐州刘威、歙州陶雅、宣州李简、常州李遇,他们都是先王的旧将,公今天自立为王,他们肯居你之下吗?我看不如先立幼主,公主持军政,时间一长,众将谁敢不从!”

逝世日期:920年6月17日

天佑元年(904年)八月,宣州观察使台蒙去世,杨行密任命其子牙内诸军使杨渥为宣州观察使。徐温对杨渥说:”吴王卧病,而令嫡子出藩,这一定是奸臣的阴谋。他日召您回来,不是我派遣的使者及吴王的令书,千万不要立即回来!”杨渥哭着道谢而上路。

历史人物 3

在位:908年—920年

天佑二年(905年),杨行密病重,平生的旧将都在外作战或防守,只有徐温一人在内,于是参与拥立杨渥之事。同年十一月,杨行密去世,杨渥继位。

张颢听了,默然无语。严可求趁机出去偷着写了一份假托太夫人的教令,藏在袖中,然后回来叫大家一起到杨行密的府上拥立幼主,人们不知道严可求刚才做了什么。到了之后,严可求便拿出了教令,说是杨行密夫人的意旨,然后当众宣读,大意是:”先王创业艰难,但不幸早逝,次子杨隆演应立为新主,望众将不要辜负杨氏厚遇。”严可求写的教令义正辞严,激切感人,张颢听了沮丧不已,众将则再无异议,于是杨隆演顺利地继承了父亲的王位。

庙号:高祖

天佑四年(907年),徐温与左衙指挥使张颢发动政变,共掌军政,杨氏大权旁落。天佑五年(908年),徐温与张颢弑杀杨渥,不久与张颢有矛盾,派钟泰章袭杀张颢。钟泰章同意后,挑选三十名壮士,宰牛烹羊,刺血立誓。徐温还是怀疑钟泰章不果断,半夜派人试探钟泰章的意图,佯装对钟泰章说:”徐温上有老母,害怕事情不成功,不如暂且中止。”钟泰章说:”话已经说出口,难道还可以停止吗?”徐温于是放下心来。第二天,钟泰章刺杀张颢,徐温趁机将纪祥等人全部杀掉,并把弑杀杨渥之罪嫁祸给张颢,将这些事禀告杨渥的母亲史氏。史氏胆战心惊地哭着说:”我儿子年龄小,居然遭到这样的祸乱,若能保护我们全家归还合肥,就是你的大恩大德。”

严可求临变不惊,机智果敢,这让骁勇善战的朱瑾也钦佩不已。朱瑾亲自来到严可求的府上,对他说:”我十六岁便纵马疆场,虽遇大敌但毫不畏惧。今天面对张颢,竟吓出冷汗。但公却能旁若无人慷慨陈辞,可见我只是匹夫之勇,比公差远了。”

(历史

历史人物 4

严可求这样做主要是为了让徐温有机会主政,此事过后张颢也明白了严可求的用意,于是将矛头对准了徐温,他用话暗逼徐温自己提出到外地任职,徐温的力量还比不过张颢,只得按张颢的意思提出违心的要求。

谥号:宣皇帝

独揽大权

严可求得知消息,急忙去见徐温,问道:”公不做侍卫军首领,却要到外地任职,不久必有杀身之祸!”徐温虽然也担心,但又没有良策。严可求安慰他说:”不用着急,这很好办。”

年号:武义

徐温杀张颢之后,拥立杨行密次子杨隆演继位。从此徐温一人独揽大权,后逐步翦除杨氏旧将势力。徐温拥立杨隆演后,升任升州刺史,并在金陵训练水师。大将李遇对徐温的专权很愤怒,说出不恭敬的话,徐温派柴再用在宣州诛杀李遇。杨行密的旧将人人自危,徐温假装卑下,见到这些人如同见到杨行密,恭谨备至,诸将方才放心。天佑八年(911年),徐温升任行军司马、润州刺史、镇海军节度使、同平章事。天佑十年(913年),派遣招讨使李涛进攻吴越,会战临安,副将曹筠投降吴越军,李涛战败被俘。徐温暗中派人对曹筠说:”我用你为将,你军有所求,我没有给你,这是我的过错。”并赦免曹筠的妻子儿女,不仅不杀,还厚待他们。同年秋天,吴越进攻毗陵,徐温与之战于无锡,曹筠被徐温以前的话所感动,临战奔归徐温,于是打败吴越军。天佑十二年(915年),徐温受封齐国公,兼任两浙招讨使,开始镇领润州(今江苏镇江),以升、润、宣、常、池、黄六州为齐国。徐温居住升州,设立大都督府。天佑十四年(917年),徐温迁治金陵,以其子徐知训在广陵辅佐杨隆演,但大事都是徐温遥为决定。徐知训被朱瑾杀死,徐温的养子徐知诰(李昪)从润州先入广陵,得专政事。

严可求先找到张颢:”公让徐公到外地任职,人们都说您要夺其兵权而杀他,是这样吗?”张颢赶忙辩解:”徐公自己要去,不是我的意思,那怎么办?”严可求说:”好办,交给我吧!”然后他又找到行军副使李承嗣,对他说:”张颢如此凶恶,现在让徐温到外地任官,其意不只是针对他一人,这对将军也不利,恐怕将来他还要对将军下手。”第二天,他便和张颢及李承嗣一起找到徐温,假装瞪着眼训斥徐温:”古人还不忘一饭之恩呢,何况公又是杨氏宿将。现在幼主刚立,正是多事之时,你怎么能请求外任只管自己安乐呢!”

杨隆演人物生平

历史人物 5

徐温也假装谢罪道:”大家如此挽留,那我就不去了。”

继立吴王

猜疑刘信

张颢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中了严可求奸计,于是夜里派人去杀他。严可求知道难免一死,就请求给杨隆演写封信。那人便持刀在一旁看着,严可求毫无惧色地拿笔写了起来。那人认识一些字,见严可求的信言辞忠贞,语气豪壮,感动地说:”公是长者,我不忍杀你。”于是拿了些财物回去交差了。

908年,徐温、张颢准备弑杀杨渥,相约划分吴地向后梁称臣,等到杨渥被杀后,张颢想违约自立。徐温忧虑此事,询问门客严可求,严可求说:

徐温虽然奸诈多疑,但善于任用将吏。天佑十五年(918年),江西刘信围攻虔州,久攻不下,派人劝说守将潭全播出降,又派使将此事上报徐温,徐温发怒说:”刘信以十倍于敌之众,攻不下一城,反而派人劝降,凭什么威震敌国呢?”并笞打使者,说:”我这是笞打刘信。”使者被遣回。又令增派军队,于是攻破谭全播。有人诬陷刘信逗留,私下放走谭全播,并说刘信要谋反。刘信听到这些话后,亲自到金陵见徐温,报告战绩,徐温与刘信赌博,刘信拿起骰子高声祈祝说:”刘信若要背叛吴国,愿为恶彩,如果没有二心,一定是浑花。”徐温赶忙阻止。刘信一掷,六个骰子都是红面,徐温很羞愧,亲自斟酒给刘信喝,但始终对刘信有疑心。等到后唐进攻前蜀时,徐温急忙将刘信召到广陵,任为左统军,假托在国内防备敌军,实际上剥夺刘信的守地。

张颢见没杀成严可求,很生气,但也无可奈何。严可求则果断地下手了,他将此事告诉了徐温,徐温便派钟泰章领兵将张颢杀死于议事的公堂上。张颢一死,徐温便独掌了朝政大权,因为严可求全力辅佐徐温,屡立奇功,除掉张颢后,徐温升严可求为扬州司马。

“张颢虽然刚愎自用,但对成就大事愚昧无知,这事容易对付。”次日,张颢在府中排列剑戟,召将领们议事,自大将朱瑾以下都留下卫士然后入内。张颢问诸将谁应当继立,诸将不敢回答。张颢问了三次,严可求上前秘密禀告说:“现在四境多事,非你不可,但恐怕行动太快。况且目前外有刘威、陶雅、李简、李遇都是先王时的一等人物,你虽自立,不知道这些人能否诚心侍奉你?不如辅立幼主,时间久了,等待他们心服,然后你可自立。”张颢不能回答。严可求于是出来,书写一个告谕放在袖内,率领将领们入内祝贺,将领们不知干什么。等到拿出告谕宣读,是杨渥之母史氏的告谕,说杨氏创业艰难,但即位的吴王不幸死去,杨隆演按次序应当立,谕告将领们不要背负而应妥善侍奉杨氏。言辞激动,听者感动。张颢气色沮丧,终于不能有所作为,杨隆演于是能够继立吴王。

信任严骆

徐温权倾朝野,他自己驻守在润州(今江苏镇江),让儿子和严可求守卫扬州,主持朝中政务,听从他的指挥。但徐温的儿子徐知训没有理政的能力,更不会驾驭部将,导致宿卫将军马谦、李球作乱,劫持了杨隆演,徐知训吓得惊慌失措,想出逃躲避,严可求赶忙劝阻道:”公舍弃大家自己走了,那众将依靠谁来平定叛乱呢?”劝止了徐知训,严可求为安定将士情绪,便回到自己屋里躺下,假装睡觉,把鼾声打得很响,屋子外边都能听到,将士们见严可求这么镇定,也就不再惊慌了。朱瑾领兵从外地赶回来,迅速平定了叛乱。

徐温专权

徐温的门客众多,其中最受信任的只有骆知祥、严可求二人。严可求擅长出谋划策,骆知祥擅长聚财兴利。军旅之事,徐温经常询问严可求,国家财用,则经常请教骆知祥,吴国人称之为”严骆”。徐温也高兴自己被认为有智谋,特别赢得吴国民心。起初徐温跟随杨行密击败赵锽时,其他将领都争抢金帛财物,唯独徐温占据余留的粮仓,煮粥给饥饿者吃。天佑十六年(919年),徐温呈请杨隆演即皇帝位,杨隆演不许。又请即吴王位,杨隆演才接受。于是建国改元,任命徐温为大丞相、都督内外诸军事,封东海郡王。武义二年(920年),杨隆演去世,徐温越位拥立杨隆演弟杨溥继位。顺义七年(927年),徐温请杨溥即皇帝位,杨溥尚未同意,徐温即病死,时年六十六岁,追封齐王,谥号武。其养子徐知诰建立南唐后,追谥徐温为忠武皇帝
,庙号太祖。徐知诰恢复原姓,改名李昪后,再改庙号为义祖。

经过一次变乱,徐知训仍然我行我素,对将士横加侮辱,终于惹恼了朱瑾,朱瑾发动兵变,将徐知训杀死,但他自己却被围困在院中无法冲出去,只得横刀自尽。

张颢由此与徐温有嫌隙,婉劝杨隆演派徐温出任润州。严可求对徐温说:“现在舍弃衙兵而出外郡,祸患到了。”徐温忧虑此事,严可求于是劝说张颢道:“你与徐温同受顾托,议论的人说你侵夺徐温的衙兵,这是准备杀徐温于外,是这样吗?”张颢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怎么能停止呢?”严可求说:“这很容易。”次日,严可求跟从张颢与将领们拜访徐温,严可求假装责备徐温说:“古人不忘一顿饭的恩德,何况你是杨氏三世的将领,现在幼王刚立,多事之时,你请求居在外面以求苟安吗?”徐温也假装感谢说:“你们挽留,我不愿去了。”因此不外出。行军副使李承嗣与张颢友善,觉察到严可求有依附徐温的意思,婉劝张颢派门客夜晚刺杀严可求,门客刺杀严可求没能成功。次日,严可求到徐温处,谋划杀张颢,暗中派钟章挑选壮士三十人,在衙堂中杀张颢,趁机将弑杀杨渥之罪推给了张颢。徐温由此掌握南吴大权,杨隆演成为了傀儡而已。

历史人物,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徐温下令诛杀朱瑾同谋,要杀部将米志诚,严可求担心他反抗,便借口召开庆功会将他召来,趁机将他拿获斩首。徐温因为朱瑾之乱,想大开杀戒,严可求和徐知诰一块劝说,说明徐知训被杀的真正原因,徐温这才消了气。不久,严可求改任营田副使,后又升任门下侍郎。

平定反叛

严可求对徐温忠贞不二,徐知训死后,徐温让他的养子徐知诰接管了扬州,严可求好几次劝徐温改变主意,让他的亲生儿子徐知询代替徐知诰,徐温没有听他的,此事让徐知诰得知后,徐知诰非常恨他,后来便找了一个机会将严可求外放为楚州刺史,赶出了扬州。

909年六月,抚州危全讽反叛,攻洪州,袁州彭彦章、吉州彭王干、信州危仔倡都起兵反叛。杨隆演召严可求问谁可重用?严可求推荐周本。当时周本刚攻苏州失败而回,惭愧不肯出任,严可求坚决起用他。周本说:“苏州战败,不是害怕,是因上将权小,而下有很多专权的。如果一定要我出任,希望不要任用偏、裨将。”于是请兵七千。战于象牙潭,打败叛乱者,俘获危全讽、彭彦章,彭王干奔归楚国,危仔倡奔附吴越王钱鏐。危全讽被带到广陵,众将议论说:“过去先王攻赵锽时,危全讽多次送给吴军粮草。”于是释放不杀。起初,危全讽想举兵时,钱镠送王茂章给后梁,经过危全讽处,对他说:“听说你想举大事,希望看看你的军队,推知你能否成功。”危全讽让军队列阵,与王茂章登城观望,王茂章说:“我向来侍奉吴国,吴军分三等,像你这些部众,不过相当吴军的下等而已,非得增兵十万不可。”危全讽终于因此失败。

历史人物 6

李遇灭族

严可求并不在意,因为他又有了更好的办法,他领命离开了扬州,但他没有去楚州,而是到金陵找徐温去了,他对徐温说:”唐朝灭亡已经有十二年了,但我们仍然没有改年号,可以说没有背叛唐朝了,而且我们征讨四方创建基业时也是以兴复唐室的名义进行的。但现在梁与晋军争战黄河岸边,梁兵屡次失利,朱氏日衰,而李氏日盛,一旦李氏据有天下,那我们能面北向他称臣吗?不如我们现在先建立吴国,以顺应民意。”当时的徐温虽然权力很大,但职位却是个节度使,严可求知道他并不满足,劝他拥立杨隆演建立吴国称王,那么他的职位也能升很高了。严可求此计一出,徐温果然异常高兴,将严可求又留在自己身边,不让他去楚州了,要他草拟建吴国的礼仪。不久,吴国便建立了。

911年,徐温领升州刺史,在金陵训练水军。宣州李遇自杨行密时即为大将,功勋位望已高,愤恨徐温专权,曾经说:“徐温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这么快就到如此地步。”徐温听说后很生气,派柴再用以兵护送王坛替代李遇,并召李遇。李遇起疑心,不从命,柴再用以兵围困,杨隆演派客将何荛劝谕李遇自己归顺。何荛劝说道:“你如果想谋反,可以杀我何荛让大家知道,如果本来无心,为什么不随我何荛出去呢?”李遇自以为没有反心,于是随何荛出城,徐温婉劝柴再用等李遇出来伺机杀掉他,并族灭李遇全家。

徐温的职权升了以后,没有忘了严可求这个大谋士,没多久,便也让他升任尚书右仆射,兼同平章事,当上了宰相。

封温公爵

徐知诰见斗不过严可求,便知趣地转变了做法,开始与严可求联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严可求的儿子,结成了亲家。但徐知诰内心当中还是对他防范有加。等徐温一死,便将严可求的宰相职务给免了,换了个没实权的荣誉很高的职衔。

912年九月,徐温率文武官员劝杨隆演进位太师、中书令、吴王。徐温为行军司马、镇海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陈章攻楚国夺取岳州,俘获刺史苑玖。

严可求辅佐徐温时,对内对外的大小事情都能为徐温出谋划策。在后唐和后梁争战时,后唐来征兵,徐温想坐山观虎斗,派兵观阵,然后援助胜方,严可求坚决反对。等后唐灭掉了后梁,派人通报消息时,徐温埋怨严可求:”公以前不让我出兵,现在如何是好?”严可求说:”我听说后唐主刚得到中原,志满意得,骄横不已,不出几年,肯定有内乱。我们只需恭敬相待,送以厚礼,然后固守等待他们发生变乱,这就足够了。”于是严可求选派司农卿卢苹出使后唐,又教他如何应答李存勖,卢苹到了洛阳,便依照严可求教的回答问题,使李存勖非常高兴。估计都是一些奉承李存勖的话,麻痹了他。不久,李存勖果然被杀,应验了严可求的话,这使徐温对他更加器重了。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徐知诰秉政时,严可求也为他谋划大事。将校被徐温迁就姑息得有些骄横了,常放出猛禽抓猎物,骚扰了百姓,徐知诰想严惩这些将校,但又不愿损失了军队实力,没办法,只好请教严可求。严可求说:”不用麻烦使用军法,这好办极了。请你下一道榜文,让各县禁止养鹰,便可以将此事平息了。”徐知诰依计行事,不出一个月,将校们果然再没有放鹰扰民的了。不久,严可求便又升任左仆射。

在徐温死后三年,严可求也去世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