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吴国人物杨隆演简要介绍,3个令徘徊花不忍出手的柔弱书生

历史人物,同州(今陕西大荔)人,古代丞相。五代十国初,杨行密割据淮南,随后,其子杨渥继承父位。杨渥荒淫无能,对属下还妄加猜疑。他嫌部下徐温和张颢权势太大,想除掉他们。结果反被徐温和张颢谋杀。张颢想自己篡位,杨行密的幕僚严可求临危不惧,斗智斗勇,终于挫败了张颢的企图。

宋朝人物

图片 1

图片 2

中文名:杨隆演

​唐朝末年,淮南节度使、吴王杨行密割据一方,拥兵自立,奠定了吴国的基业。

杨行密割据淮南的时候,严可求在徐温的手下做宾客,后又做了杨行密的幕僚,遇事经常是严可求为他谋划。杨行密猜疑朱延寿,想除掉他,严可求便献计让徐温告诉杨行密,教他假装得了眼病,召朱延寿回来议事,然后趁机将他杀掉。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严可求立下首功。事后,徐温升为右牙指挥使,严可求从此也成了杨行密的心腹谋士。

别名:杨瀛、杨渭

杨行密去世后,由长子杨渥继承王位。

在杨行密病重时,想让长子杨渥继承他的位子,让周隐去召杨渥回来,但周隐不同意,想让大将刘威主政,被杨行密回绝后,便拖着不去召杨渥。严可求和徐温前去探望,告别时杨行密盯着他看了很久,大家出来后,严可求问道:”王如果信得过我,请告诉如何安排后事?”杨行密便将他的意思和周隐拖延之事说了,严可求便和徐温赶到周隐的住处,见召杨渥回来的书信还在桌案上放着,便拿过来派人将杨渥急召回来,继承了杨行密的位子。

国籍:中国

杨渥昏庸荒淫,整天只知道嬉戏胡闹,部下屡次劝说不知悔改,还对部下妄加猜疑。

但这个杨渥却是个纨绔子弟,自己既荒淫又无能,还对属下妄加猜疑,嫌徐温和张颢权势太大,想将他们俩除掉。徐温和张颢便先下手将杨渥给杀死了。事先两人说好平分领地,归附后梁,但张颢想独吞,自己做首领。他对众将说:”王已经死了,军政大事应该由谁来主持?”他大声问了三次,没有人应声。严可求怕张颢一意孤行对徐温不利,便上前对张颢说:”现在四邻没有安定,军政非君莫属,但今天恐怕太仓促了。”

民族:汉族

杨渥担心右牙衙指挥使徐温、左牙衙指挥使张颢的权势过大,想除掉他们。

张颢一听,脸色顿时变了,问严可求:”凭什么说太仓促?”

出生日期:897年

杨渥身边的亲信对元勋旧臣排挤打压,使得将领们惊恐不安。

严可求缓缓地说:”庐州刘威、歙州陶雅、宣州李简、常州李遇,他们都是先王的旧将,公今天自立为王,他们肯居你之下吗?我看不如先立幼主,公主持军政,时间一长,众将谁敢不从!”

逝世日期:920年6月17日

天佑四年正月,张颢、徐温发动兵变,控制了军队,同年五月,张徐二将派人将杨渥刺杀,时年仅二十三岁。

图片 3

在位:908年—920年

张颢打算威胁众将,推举自己为淮南节度使、吴王,于是召集军政要员到吴王府,武将需要解除佩刀才能进入,夹道、院内、厅堂上上下下布满手持利刃的卫兵,府内杀气腾腾,令人心惊胆寒。

张颢听了,默然无语。严可求趁机出去偷着写了一份假托太夫人的教令,藏在袖中,然后回来叫大家一起到杨行密的府上拥立幼主,人们不知道严可求刚才做了什么。到了之后,严可求便拿出了教令,说是杨行密夫人的意旨,然后当众宣读,大意是:”先王创业艰难,但不幸早逝,次子杨隆演应立为新主,望众将不要辜负杨氏厚遇。”严可求写的教令义正辞严,激切感人,张颢听了沮丧不已,众将则再无异议,于是杨隆演顺利地继承了父亲的王位。

庙号:高祖

张颢厉声喝问:“嗣王已死,谁可当立?”

严可求临变不惊,机智果敢,这让骁勇善战的朱瑾也钦佩不已。朱瑾亲自来到严可求的府上,对他说:”我十六岁便纵马疆场,虽遇大敌但毫不畏惧。今天面对张颢,竟吓出冷汗。但公却能旁若无人慷慨陈辞,可见我只是匹夫之勇,比公差远了。”

(历史

言外之意,就是鼓动大家立自己为吴王,众人无言以对,张颢连问三遍。

严可求这样做主要是为了让徐温有机会主政,此事过后张颢也明白了严可求的用意,于是将矛头对准了徐温,他用话暗逼徐温自己提出到外地任职,徐温的力量还比不过张颢,只得按张颢的意思提出违心的要求。

谥号:宣皇帝

没人出面应答。

严可求得知消息,急忙去见徐温,问道:”公不做侍卫军首领,却要到外地任职,不久必有杀身之祸!”徐温虽然也担心,但又没有良策。严可求安慰他说:”不用着急,这很好办。”

年号:武义

图片 4

严可求先找到张颢:”公让徐公到外地任职,人们都说您要夺其兵权而杀他,是这样吗?”张颢赶忙辩解:”徐公自己要去,不是我的意思,那怎么办?”严可求说:”好办,交给我吧!”然后他又找到行军副使李承嗣,对他说:”张颢如此凶恶,现在让徐温到外地任官,其意不只是针对他一人,这对将军也不利,恐怕将来他还要对将军下手。”第二天,他便和张颢及李承嗣一起找到徐温,假装瞪着眼训斥徐温:”古人还不忘一饭之恩呢,何况公又是杨氏宿将。现在幼主刚立,正是多事之时,你怎么能请求外任只管自己安乐呢!”

杨隆演人物生平

​节度使幕僚严可求上前悄声对张颢说:“现如今边境紧张,只有您能主持大局,但是您不能操之过急,外有刘威、陶雅、李简、李遇,这些人都是先王一般的人物,您想自立,这些人能答应吗?还不如先立幼主,徐徐图之,这些人才会慢慢听命于您。”

徐温也假装谢罪道:”大家如此挽留,那我就不去了。”

继立吴王

大老粗张颢没话说了,想想这些虎狼一般的将领,顿时杀猪不吹气儿——蔫退了。

张颢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中了严可求奸计,于是夜里派人去杀他。严可求知道难免一死,就请求给杨隆演写封信。那人便持刀在一旁看着,严可求毫无惧色地拿笔写了起来。那人认识一些字,见严可求的信言辞忠贞,语气豪壮,感动地说:”公是长者,我不忍杀你。”于是拿了些财物回去交差了。

908年,徐温、张颢准备弑杀杨渥,相约划分吴地向后梁称臣,等到杨渥被杀后,张颢想违约自立。徐温忧虑此事,询问门客严可求,严可求说:

严可求此时出门,悄悄写了一封信,藏在袖筒里,而后率众将进门朝贺。

张颢见没杀成严可求,很生气,但也无可奈何。严可求则果断地下手了,他将此事告诉了徐温,徐温便派钟泰章领兵将张颢杀死于议事的公堂上。张颢一死,徐温便独掌了朝政大权,因为严可求全力辅佐徐温,屡立奇功,除掉张颢后,徐温升严可求为扬州司马。

“张颢虽然刚愎自用,但对成就大事愚昧无知,这事容易对付。”次日,张颢在府中排列剑戟,召将领们议事,自大将朱瑾以下都留下卫士然后入内。张颢问诸将谁应当继立,诸将不敢回答。张颢问了三次,严可求上前秘密禀告说:“现在四境多事,非你不可,但恐怕行动太快。况且目前外有刘威、陶雅、李简、李遇都是先王时的一等人物,你虽自立,不知道这些人能否诚心侍奉你?不如辅立幼主,时间久了,等待他们心服,然后你可自立。”张颢不能回答。严可求于是出来,书写一个告谕放在袖内,率领将领们入内祝贺,将领们不知干什么。等到拿出告谕宣读,是杨渥之母史氏的告谕,说杨氏创业艰难,但即位的吴王不幸死去,杨隆演按次序应当立,谕告将领们不要背负而应妥善侍奉杨氏。言辞激动,听者感动。张颢气色沮丧,终于不能有所作为,杨隆演于是能够继立吴王。

众将不知咋回事儿,稀里糊涂跟着他进门,严可求突然取出书信,声称是杨渥母亲史夫人有告谕——“言杨氏创业艰难,而嗣王不幸,隆演以次当立,告诸将以无负杨氏而善事之。”

徐温权倾朝野,他自己驻守在润州(今江苏镇江),让儿子和严可求守卫扬州,主持朝中政务,听从他的指挥。但徐温的儿子徐知训没有理政的能力,更不会驾驭部将,导致宿卫将军马谦、李球作乱,劫持了杨隆演,徐知训吓得惊慌失措,想出逃躲避,严可求赶忙劝阻道:”公舍弃大家自己走了,那众将依靠谁来平定叛乱呢?”劝止了徐知训,严可求为安定将士情绪,便回到自己屋里躺下,假装睡觉,把鼾声打得很响,屋子外边都能听到,将士们见严可求这么镇定,也就不再惊慌了。朱瑾领兵从外地赶回来,迅速平定了叛乱。

徐温专权

言辞恳切,说的众将泪眼婆娑,张颢一脸沮丧,却又无能为力改变事实了,众人拥立杨行密次子杨隆演即位。

经过一次变乱,徐知训仍然我行我素,对将士横加侮辱,终于惹恼了朱瑾,朱瑾发动兵变,将徐知训杀死,但他自己却被围困在院中无法冲出去,只得横刀自尽。

张颢由此与徐温有嫌隙,婉劝杨隆演派徐温出任润州。严可求对徐温说:“现在舍弃衙兵而出外郡,祸患到了。”徐温忧虑此事,严可求于是劝说张颢道:“你与徐温同受顾托,议论的人说你侵夺徐温的衙兵,这是准备杀徐温于外,是这样吗?”张颢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怎么能停止呢?”严可求说:“这很容易。”次日,严可求跟从张颢与将领们拜访徐温,严可求假装责备徐温说:“古人不忘一顿饭的恩德,何况你是杨氏三世的将领,现在幼王刚立,多事之时,你请求居在外面以求苟安吗?”徐温也假装感谢说:“你们挽留,我不愿去了。”因此不外出。行军副使李承嗣与张颢友善,觉察到严可求有依附徐温的意思,婉劝张颢派门客夜晚刺杀严可求,门客刺杀严可求没能成功。次日,严可求到徐温处,谋划杀张颢,暗中派钟章挑选壮士三十人,在衙堂中杀张颢,趁机将弑杀杨渥之罪推给了张颢。徐温由此掌握南吴大权,杨隆演成为了傀儡而已。

张颢贼心不死,他任命徐温为浙西观察使,令其出镇润州,想借机除掉他。

徐温下令诛杀朱瑾同谋,要杀部将米志诚,严可求担心他反抗,便借口召开庆功会将他召来,趁机将他拿获斩首。徐温因为朱瑾之乱,想大开杀戒,严可求和徐知诰一块劝说,说明徐知训被杀的真正原因,徐温这才消了气。不久,严可求改任营田副使,后又升任门下侍郎。

平定反叛

严可求听到消息后,找到徐温说:“您舍弃衙兵镇守在外,大祸临头了!”

严可求对徐温忠贞不二,徐知训死后,徐温让他的养子徐知诰接管了扬州,严可求好几次劝徐温改变主意,让他的亲生儿子徐知询代替徐知诰,徐温没有听他的,此事让徐知诰得知后,徐知诰非常恨他,后来便找了一个机会将严可求外放为楚州刺史,赶出了扬州。

909年六月,抚州危全讽反叛,攻洪州,袁州彭彦章、吉州彭王干、信州危仔倡都起兵反叛。杨隆演召严可求问谁可重用?严可求推荐周本。当时周本刚攻苏州失败而回,惭愧不肯出任,严可求坚决起用他。周本说:“苏州战败,不是害怕,是因上将权小,而下有很多专权的。如果一定要我出任,希望不要任用偏、裨将。”于是请兵七千。战于象牙潭,打败叛乱者,俘获危全讽、彭彦章,彭王干奔归楚国,危仔倡奔附吴越王钱鏐。危全讽被带到广陵,众将议论说:“过去先王攻赵锽时,危全讽多次送给吴军粮草。”于是释放不杀。起初,危全讽想举兵时,钱镠送王茂章给后梁,经过危全讽处,对他说:“听说你想举大事,希望看看你的军队,推知你能否成功。”危全讽让军队列阵,与王茂章登城观望,王茂章说:“我向来侍奉吴国,吴军分三等,像你这些部众,不过相当吴军的下等而已,非得增兵十万不可。”危全讽终于因此失败。

徐温害怕了。

图片 5

李遇灭族

严可求趁热打铁,又找到张颢说:“您和徐温是先王临终托孤的重臣,徐温外出,人们会议论,说您抢夺他的兵权,想悄悄把他杀掉。”

严可求并不在意,因为他又有了更好的办法,他领命离开了扬州,但他没有去楚州,而是到金陵找徐温去了,他对徐温说:”唐朝灭亡已经有十二年了,但我们仍然没有改年号,可以说没有背叛唐朝了,而且我们征讨四方创建基业时也是以兴复唐室的名义进行的。但现在梁与晋军争战黄河岸边,梁兵屡次失利,朱氏日衰,而李氏日盛,一旦李氏据有天下,那我们能面北向他称臣吗?不如我们现在先建立吴国,以顺应民意。”当时的徐温虽然权力很大,但职位却是个节度使,严可求知道他并不满足,劝他拥立杨隆演建立吴国称王,那么他的职位也能升很高了。严可求此计一出,徐温果然异常高兴,将严可求又留在自己身边,不让他去楚州了,要他草拟建吴国的礼仪。不久,吴国便建立了。

911年,徐温领升州刺史,在金陵训练水军。宣州李遇自杨行密时即为大将,功勋位望已高,愤恨徐温专权,曾经说:“徐温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这么快就到如此地步。”徐温听说后很生气,派柴再用以兵护送王坛替代李遇,并召李遇。李遇起疑心,不从命,柴再用以兵围困,杨隆演派客将何荛劝谕李遇自己归顺。何荛劝说道:“你如果想谋反,可以杀我何荛让大家知道,如果本来无心,为什么不随我何荛出去呢?”李遇自以为没有反心,于是随何荛出城,徐温婉劝柴再用等李遇出来伺机杀掉他,并族灭李遇全家。

张颢说:“事已至此,话说出去了咋能收回呢?”

徐温的职权升了以后,没有忘了严可求这个大谋士,没多久,便也让他升任尚书右仆射,兼同平章事,当上了宰相。

封温公爵

严可求:“这好办。”

徐知诰见斗不过严可求,便知趣地转变了做法,开始与严可求联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严可求的儿子,结成了亲家。但徐知诰内心当中还是对他防范有加。等徐温一死,便将严可求的宰相职务给免了,换了个没实权的荣誉很高的职衔。

912年九月,徐温率文武官员劝杨隆演进位太师、中书令、吴王。徐温为行军司马、镇海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陈章攻楚国夺取岳州,俘获刺史苑玖。

第二天,严可求邀张颢一同去见徐温,假装发怒,厉声斥责徐温不该贪图安乐,离开幼主。

严可求辅佐徐温时,对内对外的大小事情都能为徐温出谋划策。在后唐和后梁争战时,后唐来征兵,徐温想坐山观虎斗,派兵观阵,然后援助胜方,严可求坚决反对。等后唐灭掉了后梁,派人通报消息时,徐温埋怨严可求:”公以前不让我出兵,现在如何是好?”严可求说:”我听说后唐主刚得到中原,志满意得,骄横不已,不出几年,肯定有内乱。我们只需恭敬相待,送以厚礼,然后固守等待他们发生变乱,这就足够了。”于是严可求选派司农卿卢苹出使后唐,又教他如何应答李存勖,卢苹到了洛阳,便依照严可求教的回答问题,使李存勖非常高兴。估计都是一些奉承李存勖的话,麻痹了他。不久,李存勖果然被杀,应验了严可求的话,这使徐温对他更加器重了。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徐温因此没有失去兵权,留在了京师之地。

在徐知诰秉政时,严可求也为他谋划大事。将校被徐温迁就姑息得有些骄横了,常放出猛禽抓猎物,骚扰了百姓,徐知诰想严惩这些将校,但又不愿损失了军队实力,没办法,只好请教严可求。严可求说:”不用麻烦使用军法,这好办极了。请你下一道榜文,让各县禁止养鹰,便可以将此事平息了。”徐知诰依计行事,不出一个月,将校们果然再没有放鹰扰民的了。不久,严可求便又升任左仆射。

不久,张颢意识到被骗,异常痛恨严可求,派了一个心腹去刺杀他。

在徐温死后三年,严可求也去世了。

严可求知道难逃一死,却从容镇定的请求留下遗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刺客同意,站在一旁手持利刃监视。

图片 6

​严可求毫无惧色,神情自若地写了起来,刺客发现严可求语气豪迈,言辞中不乏对君主的忠贞,当时深受感动,于是放弃了刺杀行动。

严可求躲过了劫难,立即找到徐温,设计除掉了张颢,一场政变终于胎死腹中。

副都统朱瑾对严可求十分敬佩,他惭愧地对严可求说:“我十六七岁就横戈跃马,冲犯大敌,从未害怕过,今日面对张颢,不觉流汗,您视之若无,我这才知道自己只是匹夫之勇,比起您来可差远了!”

严可求一介文弱书生,大难临头之际,想到的不是个人的安危,而是以大局为重,猝然临之而不惊,挽救了杨吴政权,避免了一场流血冲突,他正是苏轼所说的“天下有大勇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