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 2

关系非同平时,开国民代表大会将Chen Geng纸条招亲历史人物

陈赓生于1903年2月27日,湖南湘乡人。1924年入黄埔军校一期,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1934年随中央红军长征。抗战期间任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解放战争期间率部参与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攻下华中、华南、西南直至云南全境,并参加抗法援越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曾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等。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61年3月16日在上海逝世,享年58岁。

解放军开国大将陈赓虽然战功赫赫、经历非凡,资历与同为开国大将的黄克诚不相上下,仅战功超过黄克诚。由于第二野战军的代表性不及第四野战军,且在开国元帅刘伯承手下,他只能屈居大将第四位。

历史人物 1陈赓
陈毅是新中国元帅,陈赓是开国大将,两人同时革命战友,虽然交集不多但关系还是很不错的。陈毅手下惊扰了宋庆龄,陈毅还请陈赓去做说客呢。
陈赓和陈毅是什么关系
陈毅是四川人,陈赓是湖南人。历史上两人在一起共事的机会不多。
一、陈毅、陈赓都参加了南昌起义
陈毅从武汉到江西,赶上了撤离南昌南下的起义部队,担任一个团的党代表,后与朱德率部上井冈山。陈赓参加南昌起义,南下途中在贺龙的第2军第3师第6团第1营任营长,在会昌战斗中左腿负伤,后经香港转往上海治疗。
二、陈毅、陈赓在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共事过,是上下级关系。
解放战争时期,陈毅曾担任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第一副司令员,陈赓担任兵团司令员,陈毅是陈赓的上级。期间,中原野战军千里挺近大别山,拉开我军战略进攻的序幕。
三、陈毅、陈赓都参加了淮海战役
1948年12月,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联合参加淮海战役,陈毅以华东野战军司令员身份担任总前委委员,陈赓担任兵团司令员。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中歼敌最多的战役。?
四、解放后,陈毅长期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赓任副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
五、陈赓于1961年逝世。陈毅于1972年逝世。
陈毅为什么说陈赓与宋庆龄“关系非同一般”
上海刚解放,后勤人员忙着四处动员腾房子给部队住。两名军官在上海莫里哀路发现一座大宅院,便敲门进去说明来意。房主人是位温文尔雅的妇人,她用上海话和蔼地说道:“我是搞儿童福利工作的。请不要要求我腾房。”两名军官回来报告兵团司令员、政委。司令员、政委决定亲自去动员。他俩一进院,又是那位妇人出来接待,依然和气地说:“我是宋庆龄……”
两人一听,眼前这位就是闻名遐迩的宋庆龄,一下子慌了神,扭头就跑。
回到市长办公室,向陈毅一说,陈毅也一下瞪圆了眼:“哎呀,我说你们两位老哥,上海这么大,你们偏偏跑到孙夫人那里干啥?你们两个也是老资格,怎么连孙夫人也不认识?就是把我陈毅的办公室腾出来,也不能去动员……哎,道歉了没有?”
“我们走得急,没……”两位部属悔得无地自容。
“这可如何是好?”陈毅在屋里踱着步子,忽然转忧为喜:“正好陈赓在上海,他和孙夫人关系非同一般,让他去解释一下。”
陈赓被请到市委,听陈毅一说,也不禁皱起眉头:“孙夫人对我很关心不假,我一去,她肯定要问我带多少兵,我怎么说?我来上海好几天了,没敢去见她,怕的就是这个。”
“你就说带20多万兵嘛!”陈毅说。 “那不是吹牛皮了吗?”陈赓有点担心。
“你那些大大小小的部队加在一起,也有十七八万,不算什么吹牛皮嘛。”
“好,我去试试。”陈赓答应下来,来到宋庆龄的住宅。早在大革命时期,陈赓在黄埔军校学习,现场聆听过孙中山的演讲,参加过孙中山指挥的平息广州商团暴乱的战斗。孙中山出于对革命青年的关心和爱护,找陈赓谈过话,并且资助陈赓从事革命活动。那时,陈赓便认识了宋庆龄。后来宋庆龄的表兄弟还为陈赓治好了负伤的腿,宋庆龄对入狱的陈赓进行了积极营救……从那次在狱中见到宋庆龄,至今已16年了。陈赓尊敬地喊着“师母”,畅叙了别后之情。宋庆龄果然问道:“你带多少兵啊?”陈赓说:“20多万。”
宋庆龄颇为惊讶:“怎么那么少?林彪是四期的,都带了七八十万兵呢。”
陈赓笑笑:“他进步快。” “你们一期的胡宗南也带了30万……”
陈赓也只好笑笑,把话题转到腾房子的事上。宋庆龄很坦然:“我同共产党人一直是合作,一直支持共产党人的事业,但有些事我不便直接出面。他们要来号房子,不是我不愿意腾,是因为怕这件事传出去,那边的人会造谣,说你们共产党人如何如何,我不能让他们钻这个空子。你们的人不认识我,不能怪他们……”

大革命时期,陈赓在武汉负责中共中央的安全保卫工作,在此期间,他与来汉参加中共五大的上海女代表王根英缔结了一段富有戏剧性的姻缘。6日,本报记者赴京采访了陈赓大将次子陈知建,听他讲述这段爱情故事。

陈赓早年加入中共,此后进入黄埔军校第一期,随后参加东征。之后赴苏联学习间谍技术,返回中国后参加南昌起义,之后到上海负责中共中央特科工作。赴鄂豫皖苏区任红四方面军师长等职务,期间负伤赴上海治疗期间被捕。获释赴中央苏区,并跟随红军主力战略转移。抗日战争期间,担任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

历史人物 2

历史人物 3

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陈赓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在山西、河南地区作战,之后担任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率部参与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攻下华中、华南、西南直至云南全境,并支援法越战争。1951年,担任志愿军副司令员参与指挥朝鲜战争。

在解放军将领中,陈赓可以说是最比较幽默风趣的一位了,不仅如此在战争艺术和能力上可以说与刘伯承、开国大将粟裕不相上下,不然在国内战争结束后,又怎么会被原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先后派到越南和朝鲜去?

可以说陈赓是所有元帅将军中唯一一位参加过第一次国共内战、抗日战争、第二次国共内战、法越战争、朝鲜战争的人了。同时也是比其他大将传奇经历更多的一位、入党最早的一位。就这样一个战功赫赫的将军未被评为元帅,最终被评为大将,排在第四名。

陈赓不是元帅的原因:

1、评定元帅、大将军衔时多种因素都在起着作用,既不是纯粹的“论资排辈”,也不是简单的“论功行赏”,而是中共党内军内多年来战争历程和人事变迁的综合平衡。

2、从授衔时的历史环境来看,十大元帅中每个人都动不得,从十大将中换谁上来都会引发新的不平衡。因此,陈赓尚不够被评为元帅的资历、功绩及其它条件。

陈赓在十大将中排名第四的原因:

1、第一位粟裕:他的军事造诣和战绩在解放军中首屈一指,许多方面甚至超过了林彪。但他长期是以陈毅的副手身份指挥作战,而且他的资历只能够和开国元帅罗荣桓相比。陈毅代表新四军和三野的元帅地位已定,粟裕只能任大将了。由于无可争议的事实,大将首位非他莫属。

2、第二位徐海东:陕北红军方面的代表,红军长征时除了3个方面军外,还有一支独立长征的部队最先到达陕北,即红25军,徐海东是这支部队幸存的指挥者,与陕北红军合编为红15军团之后,徐海东任军团长。陕北方面的代表人物刘志丹阵亡,高岗自杀,徐海东理所当然成为代表人物。因为他资历深,成名早,在红军时期功勋显赫,故排大将第二位。

3、第三位黄克诚:其资历与陈赓不相上下,战功不及陈赓。但由于作为解放军第一主力第四野战军的代表,且在林彪手下,他幸运的排大将第三位。

4、第四位陈赓:其资历与黄克诚不相上下,战功超过黄克诚。但由于第二野战军的代表性不及第四野战军,且在刘伯承手下,他只能屈居大将第四位。XLW

很多人都了解陈赓,他出生在湖南也算是毛主席的老乡,陈赓出身于将门,他的祖父也是湘军的将领。所以可以说陈赓出生就带着英勇善战的血脉,陈赓经历过多场战役:北伐、南昌起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等,也是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汗马功劳。跟其他的大将不同,陈赓性格十分风趣,爱开玩笑。

当时新中国成立后,就确定了要对有巨大贡献的将军元帅们进行授衔仪式。在确定人员名单的时候,陈赓就和自己的另外一个老乡李聚奎开玩笑:“你也够格当大将了。”但是当时大家都知道评为“中国十大将军”最低要求也要在红军时期担任过师长,当时李聚奎就任红一方面军一师师长。

历史人物 4

于是李聚奎说到:“我是没有那个资格的,你才是理应当。”但是陈赓开玩笑说到:“红军时期我没有当上师长啊。”

这本是陈赓的一句玩笑话不料李聚奎十分老实当了真,随后逢人就说陈赓是有功的,当选大将当之无愧,为陈赓评选大将做争取。其实在红军时期,陈赓也是担任过师长一职的。后来,陈赓知道自己这位老乡逢人就夸自己,也是哭笑不得,但是心中更多的是为李聚奎做人的真诚感动。

在授衔仪式上,毛主席为陈赓授予勋章的时候,同陈赓开了一句玩笑:“跟我干要比跟着蒋介石有出息吧?我看蒋介石就不会给你大将军!”但是没想到陈赓竟然也回了主席一句:“我的大将军可不是主席给的也不是蒋介石给的,而是李聚奎给的。”

历史人物,毛泽东知道陈赓喜欢开玩笑没有往心中去只是笑问:“此话怎讲?”陈赓便给毛泽东立正敬礼笑嘻嘻回答道:“主席,有机会再向您汇报!”

陈赓与张云逸同是开国大将,两人结下什么“梁子”,陈赓竟然“逮捕”张云逸?

1928年8月的一个深夜。上海新闸路一栋小楼上,两位中年男子正用广东话低声交谈。

“胜之兄,由于国内局势突变,中央决定要你放弃去苏联学习的机会,另行安排去处。”说这话的是中共中央军事部部长杨殷。

被称为“胜之兄”的男子眉头一动,说:“眼下革命处于低潮,党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好,现在周恩来同志要求我们到各地组织军事斗争,准备东山再起。”

“此着甚合我意。连日来东躲西藏,隐姓埋名,我早就不甘受此屈辱了。”

停了一会儿,“胜之兄”问道:“党准备派我到哪里去?”

“广西。”

“广西?”“胜之兄”略有迟疑,因为他曾栽在桂系军阀手中。但作为共产党员,他知道命令就是一切,“我服从命令,我一定尽快赶到广西去。”

“胜之兄”回到寓所,订好船票,准备出发。“天有不测风云”,在他即将动身之际,四名警察突然闯进了“胜之兄的住处,不由分说,扯下了他的长袍马褂,给他换上了一套西服,并且还在头上安了一个假发。

“你们这是干什么?”“胜之兄”大怒。

“从现在起,你就是毒品贩子!”警察头目笑着说。

“放肆,我是正经生意人,哪有什么毒品,放开我!”

“正经生意人?”警察头目冷笑一声,下令一名警察打开“胜之兄”的皮箱,打开之后,“胜之兄”目瞪口呆:皮箱里面竟然有十几袋“白面”!

“你们这是栽赃陷害!”“胜之兄”大叫。

“带走!”

刚走出公寓,又有一伙人拦住了去路:“干什么的?”

“抓住一个贩毒的。”警察头目洋洋得意地说。

“等一下,我们要检查!”那伙人强硬地说。

“胜之兄”一看这阵势,伸冤的机会来了,大喊起来:“我不是毒品贩子,放开……”话音未落,一条手帕塞进他的嘴里。警察头目又扬起一只巴掌,照“胜之兄”脸上劈了下来。又把眼睛一瞪,向拦路的便衣喝道:“执行你们的任务去,看什么热闹?小心放跑了狐狸。”

便衣们一看这架势,便不再纠缠,各就各位,继续守株待兔。

警察把“胜之兄”押上车,警察头目望着他,戏谑地笑道:“怎么样,生意还好吧?”

“胜之兄”已被扯掉手帕,他似乎觉得有什么蹊跷:“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贩毒,自然要把你押到警察局了。”

“我不是毒品贩子。”

“哼,”警察头目打开了“胜之兄”的箱子。“胜之兄”紧张起来。当警察头目拿出一叠文件时,他大叫一声,欲扑过去,无奈被反绑,动弹不得。

“哈哈,本来只想发点小财,没想到抓个共产党,大名鼎鼎的张云逸。兄弟们,发财了!”

“胜之兄”就是中共著名领导人之一张云逸。

过了一会儿,车停了下来。张云逸被反绑着押下了车。他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

“报告局长,犯人押到!”警察头目笑哈哈地说。

“怎么搞的,还扭着双手?”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张云逸抬起头,天哪这不是周恩来吗?

“云逸同志,委屈你了。”周恩来快步迎了上来,又扭头向警察头目训了一句:“你这个陈赓,什么时候还开玩笑!”

陈赓则哈哈大笑:“我这场戏演得好啊!”扑上来,一把抱住张云逸:“张大哥,小弟失礼了。”

张云逸恍然大悟,一拳打过去:“你呀,真会装神弄鬼,也不怕我跟你拚命?”

“我要不这样,你会这么配合吗?我虽然打了你几个耳光,你也划算呀!没有被敌人活捉啊!”

原来党内出了叛徒,好几名同志已经被捕,刚才与张云逸见面的杨殷也被抓了。如果不是陈赓演那场戏,张云逸说不定早在门口就被那四个便衣抓了起来。

如果不是陈赓“逮捕”张云逸这场戏,后来的百色起义也会少了一笔。

众所周知,陈赓大将爱跟人开玩笑。1955年评军衔的时候,据说授大将的最低要求是在红军时期当过师长。因为陈赓在那段时期大部分时间在白区工作,在军队任职时间短,档案中一时没有找到他任主力师师长的经历。

于是,陈赓在授衔前,就找到李聚奎说:“老乡啊!别人都说你是老实人,过几天我给徐立清说,我当过师长,我是接替你的。你就这么说。”
李聚奎笑而不答。过了几天,徐立清找到李聚奎,问起此事,李聚奎没二话:“陈赓是接替我的师长。”
后来,陈赓果然被授予大将衔。

历史人物 5

授衔时,毛泽东见到了陈赓,就跟陈赓开玩笑说:“怎么样,跟我干比跟蒋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蒋介石给不了你大将军!”

陈赓却不“买”毛泽东的账,啪的一个立正,敬礼后笑着说:“我的大将军可不是你给的,是李聚奎给的。”

“哦,此话怎讲?”毛泽东有点惊愕了。

“主席你先忙,等有机会向你慢慢汇报。”陈赓连忙打马虎眼。

其实这是个玩笑话,在授衔前,组织上已经查明陈赓在红军时期是当过师长,是红四方面军红十二师师长。但是这个故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陈赓的好人缘和李聚奎的厚道。

陈赓被授予大将军衔后,喜开玩笑的陈赓说:“我虽然是个大将军衔,但是当年却是当元帅般神气,统帅过2位上将和一位大将。”

偏偏有人不服气:“你什么时候有过这般的荣耀?吹牛又不犯法!”

“你去查查军史,我当红12师师长时手下是不是有个团长叫徐海东?还有一个团长叫许世友,一个班长叫陈锡联?

后来有人还真的去查了军史,发现徐海东、许世友这俩是真,陈锡联那个是咋胡,人家陈锡联当时是红十师第三十团通信班的小班长。

不过这其实还是陈赓谦虚了。陈赓直接领导过的上将远远不止两个,李克农上将、,陈再道上将、王新亭上将、郭天民上将、李聚奎上将都被陈赓直接领导过。

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没错,陈康评个中将,确实低了,我愿意摘一颗星来给他!”陈赓说。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官授衔名单公布后,陈赓大将找到毛主席,表达对评衔的看法。

历史人物 6

毛主席微笑着说:“你被评为大将,不满意么?”“怎么会不满意呢?我觉得我自己评大将有些高。”陈赓回答说。

“那你有什么意见呢?”毛主席对陈赓非常了解,知道他这么说一定事出有因。“我一个部下只被评为中将,太低了。”陈赓直截了当地说。

哦,是你的哪个部下?”“陈康!第13军军长。”“哦,原来是他啊!”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