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胡宗南的存亡较量,战史回想

西北地区,尤其是陕北,地势险峻,战略地位极其重要。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也就是从这时开始,西北地区成了国共两党军事较量的主战场之一。其中,彭德怀与“西北王”胡宗南之间的较量,尤其令人瞩目。

西北地区,尤其是陕北,地势险峻,战略地位极其重要。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也就是从这时开始,西北地区成了国共两党军事较量的主战场之一。其中,彭德怀与“西北王”胡宗南之间的较量,尤其令人瞩目。

图片 1

山城堡战役,彭德怀伏击“西北王”

山城堡战役,彭德怀伏击“西北王”

彭德怀在延安保卫战前作动员

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著名的将军之一,系黄埔一期毕业生。周恩来曾评价说:“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挥官,比陈诚出色。”由于胡宗南骁勇善战,老谋深算,善于收买人心,加之深得蒋介石的宠爱,很快在西北站稳了脚跟,成为威震大西北的一代枭雄。

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着名的将军之一,系黄埔一期毕业生。周恩来曾评价说:“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挥官,比陈诚出色。”由于胡宗南骁勇善战,老谋深算,善于收买人心,加之深得蒋介石的宠爱,很快在西北站稳了脚跟,成为威震大西北的一代枭雄。

西北地区,尤其是陕北,地处中国东西部结合处,地势险峻,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自古就有“欲统中国,必据关中”之说。1935年红军三大主力在此胜利会师,建立了陕甘宁革命根据地,中国共产党更是把制定战略决策、领导人民进行革命战争的大本营放在了陕北。从这一天起,陕北地区成了国共两党军事较量的竞技场。其中彭德怀与“西北王”胡宗南之间的较量,构成了西北战场上国共较量的主旋律。

1936年,中央红军为打开陕北局面,东渡黄河,进军山西,开始了东征。红军东征共计消灭敌人7个团,扩红8000多人,筹款30余万元,迫使“进剿”陕甘苏区的晋绥军撤回山西,巩固了陕甘苏区。这使得蒋介石大为惊恐。他不顾国内日益高涨的反对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声,调兵遣将,严令国民党军对陕北红军进行军事“围剿”。

1936年,中央红军为打开陕北局面,东渡黄河,进军山西,开始了东征。红军东征共计消灭敌人7个团,扩红8000多人,筹款30余万元,迫使“进剿”陕甘苏区的晋绥军撤回山西,巩固了陕甘苏区。这使得蒋介石大为惊恐。他不顾国内日益高涨的反对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声,调兵遣将,严令国民党军对陕北红军进行军事“围剿”。

山城堡之战,彭德怀初射天狼

在这种形势下,1936年9月,胡宗南奉命率领国民党第一军入甘“围剿”红军。第一军是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之一,号称“天下第一军”,装备精良,人员充足。

在这种形势下,1936年9月,胡宗南奉命率领国民党第一军入甘“围剿”红军。第一军是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之一,号称“天下第一军”,装备精良,人员充足。

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著名的上将军之一,黄埔一期毕业生。周恩来曾评价说:“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挥官。”由于他骁勇善战,老谋深算,善于收买人心,为人狡猾奸诈,加之又深得蒋介石的宠爱,便得以在短短的十年军事生涯中,在西北迅速站稳了脚跟,成长为威震大西北的一代枭雄。

图片 2

胡宗南率领国民党第一军入甘,无疑使“围剿”陕甘苏区的国民党军更加有恃无恐,在红军高层内部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大家深知,若不能阻挡住胡宗南部等国民党军的攻势,红军在西北战场将会陷入困境。为此,彭德怀毅然请战。为了统一战场上的指挥权,毛泽东代表中革军委委任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委,要求红军三大方面军“绝对服从前敌总指挥彭德怀之命令”。

1936年9月,胡宗南率领第一军第二次入甘。第一军是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之一,国军中的精英,号称“天下第一军”,装备精良,人员充足。“西北王”胡宗南也是杀气腾腾,入甘后就展开了对红军的猛烈攻势,迫使红军不得不从已经占领的会宁、静宁一线向北撤退。胡宗南军则对北退的红军加紧攻势,步步紧逼。天狼在逞威。

胡宗南入甘后,立即协同其他国民党军对红军展开了猛烈的攻势,迫使红军不得不从已经占领的会宁、静宁一线向北撤退。为进一步“围剿”红军,国民党军对北退的红军,采取了南北合击的作战方针:南线以胡宗南为首的大军由南向北采取攻势;北线以宁马军与邓宝珊部队组成河防大军,在黄河北岸进行防御。国民党军企图借此一举消灭红军。

胡宗南率领第一军二次入甘的消息传出后,曾在红军高层内部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张国焘先前领教过胡宗南的厉害,深知形势的险恶,对阻击胡宗南的战略决策犹豫不决;中央红军也曾有过深刻教训,对阻击胡宗南也缺乏底气。胡宗南确实是一只凶悍的天狼,不可轻视。

红军退到靖远后,已经无路可退了。靖远是中共中央制定西进战略的支撑点,是红军夺取宁夏,控制河西,打通国际交通线,把陕北、宁夏、新疆等地连成一片的中间地带。靖远一旦失守,红军就将落入被南北夹击的险恶境地。蒋介石也看到了靖远的军事重要性,命令胡宗南不惜一切代价攻下靖远。

针对红军内部这种微妙的“惧胡”气氛,彭德怀挺身而出,欣然接受了“射狼”的重任,被委任为前敌总指挥兼政委,统一指挥红军三个方面军的作战。

肩负重担的彭德怀在靖远制定了围歼胡宗南的计划。他在靖远布下了口袋,欲借胡宗南的轻敌情绪,诱其深入,“断其数指”。然而胡宗南狡猾成性,并没有轻易冒进,而是与其他国民党军多路齐头并进。其中,一路攻下靖远。彭德怀第一次围歼胡宗南的计划就这样落空了。

当时红军退到靖远后,已经无路可退了。靖远一旦失守,红军将落入被南北夹击的险恶境地。蒋介石也看到了靖远的军事重要性,命令胡宗南不惜一切代价攻下靖远。

靖远被占领,红军只好一路向东,且战且退。胡宗南由于没能率先占领靖远,遭到了蒋介石的斥责。因而,在以后的战斗中,显得相当积极。待其攻下同心城后,便产生错觉,认为红军已经“不堪一击”了。于是,他率第一军追击在最前方。接着,他又将第一军分成三路,直追东退的红军。

面对胡宗南的步步紧逼,彭德怀制定了“射狼”的初步计划,为这只凶狠的“天狼”布好了口袋。彭德怀欲借胡宗南的轻敌情绪,诱其深入,断其数指。他在军中训话时说:“胡宗南是一只狡猾的狼,红军是一个猎人,而且是一个优秀的老猎人。”大大鼓舞了全军的士气。然而,胡宗南狡猾成性,并没有轻易冒进,钻进彭德怀布下的口袋,而是多路并进,并由另一路攻下靖远。彭德怀第一次围歼胡宗南的设想落空。

胡宗南部紧紧咬住红军不放,红军再退就要将中共中央机关和红军总部暴露给敌人了,一场血战在所难免。此时,在保安的毛泽东、在南京的蒋介石都坐不住了。毕竟这一仗关系到红军的生死存亡。毛泽东不敢懈怠,一日数电彭德怀,讨论围歼胡宗南的计划;蒋介石更是对胡宗南寄予厚望,鼓动胡宗南一举而下保安。

靖远被占领,红军只好一路向东,且战且退。此时,胡宗南也产生了错觉,认为红军已经“不堪一击”了。他把第一军放在了追击的最前方,又兵分三路,直追东退的红军。

1936年11月17日,在彭德怀指挥下,红军第四、第三十一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痛击胡宗南部中路第一师第二旅,毙伤敌600余人,击落敌机1架,取得了对胡宗南部的第一次胜利。受挫后,胡宗南令其左路第一旅进至大水坑,中路第二旅暂在原地待援,右路第七十八师向萌城至山城堡大道之间的古城堡推进,迂回萌城侧后截击红军。

由于“狼群”紧紧咬住红军不放,彭德怀的处境更加严峻。红军再退就要将中共中央机关和红军总部暴露给敌军了,就意味着红军要放弃陕北,再做一次长征。此时,在保安的毛泽东、在南京的蒋介石都坐不住了。毕竟这一仗关系到红军的生死存亡。毛泽东不敢怠慢,几乎一日数电彭德怀,讨论围歼胡宗南的计划;蒋介石更是对胡宗南寄予了厚望,鼓动胡宗南一举而下保安。

彭德怀经过仔细分析比较,决定在山城堡伏击胡宗南部。

再狡猾的狼,也躲不过猎人的枪。被迫背水一战的彭德怀,经过仔细分析比较,将设伏地点选在了山城堡,准备在这里给凶狠的“胡天狼”以当头一棒。

山城堡位于陇东环县至宁夏吴忠的交通线上,附近有甜水堡、惠安堡等要塞,地形复杂,沟壑纵横,便于大部队伏击。更重要的是,这里是一处绝佳的水源补给地,胡宗南部要解决水源,就一定要占领山城堡。

胡宗南与彭德怀之间的追击距离,始终只差1至2天的路程。红军指战员以极高的热情,率先在山城堡四周部署好了伏击计划。20日黄昏,胡宗南部冒进的丁德隆七十八师进入山城堡。21日黄昏,彭德怀一声令下,红军对山城堡之敌发起猛攻。敌军除少数突围外,大部于22日9时被歼灭。山城堡伏击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共歼敌一个旅和两个团,基本上消灭了胡宗南第一军的主力七十八师,在扭转恶劣局势的同时,大大震慑了“胡天狼”。

19日晚,彭德怀下达了作战命令: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在山城堡以南的罗山沟至于家湾之间待机;第十五军团一部诱敌东进,主力隐蔽于山城堡以东及东北山地待机出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主力于山城堡东南地区待机出击;第三十一军于山城堡以北之田家庄附近地区隐蔽待机;红二十八军在红井子一带牵制国民党军左路第一师第一旅;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和红一方面军第八十一师、特务团、教导营在洪德城、环县以西地区迟滞国民党第六十七军和骑兵部队;以红二方面军主力为预备队,集结于洪德城以北之水头堡地区策应各部作战。

山城堡之战后不久,便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这与山城堡之战的胜利不无关系。彭德怀在后来评价山城堡之战时曾说过:“此役虽小,却成为促成‘双十二事变’的一个因素。”

20日,胡宗南部继续向红军迫近,左路第一师第一旅当晚才进占红井子,第九十七师跟进至大水坑;中路第一师第二旅撤回豫旺县城休整,第四十三师接替中路,向保牛堡前进;右路第七十八师进占小台子、风台堡,其第二三二旅及另1个团进至山城堡地区,第二三四旅1个团进至曹家阳台。当日下午,第二三二旅由山城堡派出2个连,沿山城堡至洪德城大道向南侦察,在八里铺以南遭红一军团一部突然攻击,大部被歼。

山城堡之战,客观上促使了长达十年的国内革命战争的结束,国共两党开始联手抗日。同时,也标志着彭德怀第一次“射狼”的胜利结束。

21日下午,彭德怀决定对进入山城堡伏击圈的胡宗南部发起攻击。红十五军团一部和红一军团第二师向山城堡西北的哨马营攻击,阻断胡部退路。同时,红一军团主力由南向北担任主攻;红十五军团主力由山城堡东北向西南进攻;红三十一军由北向南、红四军由东南而西北向山城堡进逼。黄昏,敌第二三二旅向曹家阳台转移。红一军团第一、第四师和红三十一军一部,乘敌第二三二旅向山城堡以北山地撤退之机,从南、东、北三面攻入山城堡,并乘胜追击,将其大部压缩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战至22日9时,将敌第二三二旅又一个团大部歼灭。此时,红二十八军亦在红井子附近击溃胡宗南部左路第一师第一旅。胡宗南第一军其他各部,仓皇西撤。山城堡伏击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此役歼敌一个旅又两个团,共计1.5万余人,基本上歼灭了胡宗南第一军的主力第七十八师,红军在扭转劣势的同时,大大震慑了“西北王”。

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挫败了蒋介石的进攻计划,大振了红军的军威,巩固了陕甘宁根据地。

山城堡之战后,全国要求停止内战的呼声迅速高涨。蒋介石坐卧不安,他把失败的责任推在与胡宗南第一军协同作战的东北军头上,对张学良严厉斥责。这使得处于观望状态的张学良加快了策划“兵谏”的步伐。不久,西安事变发生,内战结束,国共两党开始联手抗日。

彭德怀后来在评价山城堡之战时说:“此役虽小,却成为促成西安事变的一个因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