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平桥水豆腐,清高宗与平桥水豆腐


时间:2007-3-8 12:22:16 来源:不详

作为一个大众菜,要想把豆腐做到高端,就必须在烹饪技巧、配料上有所创新。无论是用橄榄油替代猪油来保健,还是用鸭蛋黄、蟹黄甚至是小白米虾仁来代替鲫鱼脑提鲜,平桥豆腐近年来始终在创新上紧跟时代,不断丰富着自身的内涵,也受到了国内外食客们的一致称赞。

“这也无妨。”乾隆皇帝说道,转身又对送出来的主人说:“我给你门上题几个字,自会有人给你送吃的和穿的。”主人听说,又惊又喜,又有几分怀疑,但也不妨试一试。所以跪下嗑头谢恩。

参考:食文化

平桥豆腐虽然名气大,但是制作方法并不复杂。烩制时,用原汁鸡汤,加上鲫鱼脑和猪油、葱姜等佐料,煮沸后,将去卤的精豆腐片和少许酱油一起放进锅里。烧开后,用菱粉勾芡,再加少许味精便可起锅了。这其中,勾芡是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一定要一次性到位,否则汤会很浑浊。

乾隆皇帝离开这家门前,回首向纪晓岚问道:“爱卿可解其意?”

传说,乾隆皇帝下江南,路过山阳县平桥镇。当地有个大地主林百万,为了讨好皇帝,加封受赏,便在山阳县城至平桥镇的四十多里路上,张灯结彩,地铺罗缎,把乾隆圣驾接到家里。皇上到家后,他一边泡仙鹤茶,一边令厨师用鲫鱼脑子加老母鸡原汁汤烩豆腐给皇上吃。林百万满脸堆笑,亲自把鱼脑豆腐端上桌来,顿时满屋鲜香扑鼻。乾隆边吃边品味,感到十分可口,别有风味,内心非常满意,高兴地问林百万:“爱卿,这叫什么菜呀?”林百万为讨皇上欢心,笑着回答说:“此菜叫鲫鱼脑烩豆腐。”乾隆皇帝越吃越高兴,追问道:“这菜你家常吃吗?”百万听后,随口笑道:“启奏万岁,这是下官家常便菜。”乾隆皇帝听了一楞,心想:我堂堂一国之主也未顿顿吃这鲫鱼脑子烩豆腐这样的美菜。他信口说道:“爱卿,象你这么大家业,就是海枯石烂,也穷不了你林百万。”贪心不足的林百万,他为进一步讨皇帝赏赐加封,忙把儿子报来请皇赐个名字,乾隆内心暗自高兴。于是说道:“我封他名叫林子完。”林百万也未听清乾隆加封他儿子什么,扑通跪倒在地上,直磕响头。满口感恩道:“吾主万岁!万万岁!”乾隆皇帝走后,独具一格别有风味的平桥豆腐便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林百万的家业传到儿子林子完手里时,林家的家产已经大得不得了。有一天吃饭,林子完得意地对伙计夸口说:“淮北谁比我富有,驴驮钥匙车装锁。”伙计们见他这样得意忘形夸海口,一个伙计气愤地脱口顶撞他道:“你家业再大,也经不起三场人命三把火。”林子完火冒三丈,一甩碗,正砸在这个伙计的太阳穴上,一下子把那个伙计砸死了。穷弟兄们气愤已极,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拖到官府去打官司。由于林家太狂妄,官府也很嫉恨他家,加之有穷兄弟们的压力,林家的官司打败了,先后花了不少银钱。没过几天,林子完骑着毛驴下乡民收租,那年因水旱虫灾,田里颗粒无收,佃户无法交祖,两下争吵起来。林子完接连打死了两个佃户。穷兄弟们群起造了他的反,又把他拖到官府。官府在大伙儿的压力之下,他家的官司又打败了,又花掉了许多金钱。这时家产已花去了大半。此时,林家接连又失了三把天火,把剩余的家产烧个精光。你现在再到平桥镇去,再也找不到一个姓林的子孙后代。只留下一个林家码头和独具一格的平桥豆腐。

说起平桥豆腐这道菜的来历,还与乾隆南巡有关。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乘龙舟路经淮安平桥。当时有位名叫林百万的大财主,认为这是讨好皇上的大好时机,便疏通当地官府,把乾隆皇帝邀请到自己家中用膳。

这一联确实难度不小,既有合字,又有拆字,最后一字还要落到第一句的末字上。并且乾隆皇帝末句用的是《千家诗》中的一句,彭元瑞在思索,只见纪晓岚吟道:

中国的八大菜系中,淮扬菜可以说是最”雅”的菜系,而出自淮安平桥镇的平桥豆腐,更是其中典范,名气之大,甚至在清朝的满汉全席中也曾占有一席之地。

果然是明月扬帆离古寺,当晚,乾隆皇帝一行驶离镇江,沿运河南下,向苏州方向行驶。

图片 1

寸土为寺,寺旁有诗,诗云:明月扬帆离古寺。乾隆吟道。

曾经有一位意大利的外宾,着急吃这道菜,结果被烫到了。厨师就跟他解释,平桥豆腐看上去不冒热气,但其实非常的烫,就像谚语所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纪晓岚研好墨,乾隆皇帝提笔在手,在柴门的木框上,题上:

其中有一个姓胡的厨师,用鲫鱼脑加豆腐烩制了一道菜。乾隆皇帝吃后大为赞赏,因为与乾隆的这次偶遇,平桥豆腐获得了”天下第一鲜”的美誉,也就此进入了满汉全席。如今,淮安的不少淮扬菜馆,都将这道菜作为招待外宾、游客的主推菜肴,还发生过不少趣事。

“臣以为联中隐有缺衣(谐音一)少食(谐音十),饥寒己极之意,不知,妥否,若此,则请陛下施恩。”

图片 2

乾隆皇帝吃晚饭时,乘着满江明月,思绪万千,忽然灵机一动,传纪晓岚,彭元瑞来到身边说道:“适才朕想出一个上联,两位爱卿可对来?”“请皇上赐联。”两人齐声说道。

图片 3

还有横批为:日南日北。主人莫名其妙,也不在意,由他们写好告辞,自己便回屋去了。

“你只管说来无妨。”

原来这一带每到汛期,堤防毁坏失修,无所遮拦,江水肆意侵虐,禾稼全部被洪水淹没,收成无几,赋税又重,一家老少一年到头缺吃少穿,现在正是青黄不接之际,一家老少只能以野菜充饥。

回到金山寺行宫,乾隆下诏,地方官对这一带灾情进行勘察,施以赈济,加修堤坊,并免去三年的钱粮。

两木成林,林下示禁,禁曰:斧斤以时入山林。

乾隆听了大加称赞。彭元瑞见纪晓岚的对句贴切自然,天衣无缝,且用了《孟子》中的原句,并且有规劝皇上的意思隐藏联中,确是一副好联,难怪皇上连连叫好。彭元瑞寻思自己也能对得出来,只是不如纪学士敏捷,在对对方面争不过纪晓岚,心甘情愿退避三舍了。

一天中午,纪晓岚陪同乾隆皇帝出了金山寺,微服来到附近一个山村。君臣二人都感到口渴,便走进一户人家求茶。这家竹篱柴扉,房低屋矮,不想竟然灶无烟火。全家衣不蔽体,主人面黄饥瘦,几个孩子骨瘦如柴,正啼饥号寒。主人见有人进来,有气无力打了声招呼,便站在一旁,垂泪不语。这幅悲惨情景,令人目不忍睹。乾隆皇帝这时水未沾唇,却也不觉得口渴了,忙问是什么缘故,致使身境家产如此凄惨呢?

一路行来,乾隆皇帝看到两岸美景,时常出一个题目。乾隆看到岸边乔木葱笼,满山清翠,便吟道:“此木为柴山山出。”纪晓岚看到岸旁炊烟缭绕,对道;“因火生烟夕夕多。”

乾隆皇帝看到一处池塘的荷叶密植,含苞待放的花蕾犹如握着的红拳。又口占一联道:“池中莲苞攥红拳,打谁?”纪晓岚以岸边挺拔的剑麻对道:“岸上麻叶伸绿掌,要啥?”

这副对联,纪晓岚早己猜透,但仍很谦恭地说道:“陛下睿智天聪,圣谋宏深,为臣才学疏浅,解释如有不当,乞万岁恕罪。”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乾隆点头称誉。

纪晓岚第六次陪乾隆巡游江南,为后人留下不少趣谈佳话。

注:关于这个故事的题目,我还拟了一个标题是:乾隆巡幸江南,纪昀随身悦君。不知那个更好?望读者不吝赐教,谢谢!(我个人认为这个题目更好)

纪晓岚知道乾隆有走到哪里题字到哪里的爱好,早在身上备有笔墨准备着。于是答道:“陛下,笔墨虽然带有,但不曾带有纸张。”

这样船行一路,君臣笑声一路,应对不停,吟出了许多佳诗妙对,传成一串串奇谈佳话。

纪晓岚跟着乾隆皇帝退出屋来,正准备奏请皇上要官府施以救济,却听皇上说道:“纪爱卿,可曾带有笔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