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习惯 1

斯特劳斯与本地壁美术大师的不等观点,视觉人类学导论风俗习惯

提要:在田野考察现场,观看的主位和客位,观看的方式和理论诉求,以及后期对田野资料的处理,都会导致不同的结果。著名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在巴西的田野考察产生了两种文本,一是文字为主的《忧郁的热带》,一是影像为主的《怀念巴西》。这两种文本反映了作者在不同时期处理同一田野资料的不同方式。还有一种文本,是当年陪同列维斯特劳斯考察的巴西本土助手卡斯特罗法利亚出版的《另外的观看》,开本和内容和《怀念巴西》几乎一模一样。比较他们的这两部影像民族志作品,可以看到,同样的场景,却有两种观看。局内人和局外人的观看,是有所不同的。这种不同,来自于身份的不同,观看立场的不同。还有一些隐性的观看,如被观看者的观看,以及分析这些观看的观看,等等,形成一种互为镜像的多重观看。而所谓田野观察,其实折射了不同观看者各自的观念期待和理论建构。视觉人类学的文本书写,也就在这样的情境中生成。

  看或被看,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状态。问题是,我们在什么情况下在场观看?观看者和观看者处于什么关系?透过我们的观看,呈现的是自己文化的影像记忆,还是现实人文的多重镜像?我们的图像如何具有我们的文化特质?已故著名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关于我看人,人看我的人类学观察,从视觉人类学角度可以在不同的断句情况下理解:我看人;人看我;我看人,也看我;我看人怎么看我;等等。

风俗习惯 1《视觉人类学导论》作
者: 邓启耀 编著

关键词:几重观看 互为镜像 文本生成

  2009年
7月27日-31日,号称人类学民族学奥运会的”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在昆明召开,有来自国内外的学者三千多人参加。

基本信息出 版
社: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3-8-1ISBN:9787306046734版 次:1页
数:337字 数:428000印刷时间:2013-8-1开 本:16开


  大会分为若干论坛,影视人类学是其中规模最大的论坛之一。影视人类学论坛又分为18个专题组:面向民族志电影和多媒体作品中的对于媒体的认识论、疾病防治与应用的影视人类学、汉人社会的组织与人类学电影、影视人类学与纪录片的对话、中国50-60年代人类学影片回顾、影视人类学的方法与实践、用于教学的民族志媒体制作的方法、宗教与媒体、云南文化的人类学研究与实践、中国西南影像中的文化变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文化诠释与摄制)、西北文化的人类学观察(文本与摄制)、影视人类学片中的女性与女性问题、区域民族志电影、视觉人类学与跨文化观察暨庄学本百年诞辰纪念研讨会、影视人类学的应用、Representation
and socio-political change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Film and visual
arts between
1950-1980、草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等。影视人类学论坛收到360多部纪录片,大部分是DV拍摄的,说明DV已经成为人类学田野考察的另外一支笔,十分普及。经论坛组委会国际专家评选,推荐了24部优秀作品,6部杰出作品,在大会设专场放映。其他人类学纪录片,则在各分会场或专题组放映研讨。

内容推荐  《视觉人类学导论》作为视觉人类学的第一阶段即本科教学的读本,主要侧重在影视的视觉人类学,任务是梳理摄影、电影等影视媒介在人类学领域使用百年来的历史,论述通过影视手段记录、表达民族志或人类文化内容及观念的拍摄和研究,并力求分析更多的本土案例。

  邓启耀(以下简称邓):在视觉人类学实践中,影像的真实性或客观性,一直是一个不断被提及的问题。这其实是一个很难给出明确答案的问题,也是一个极容易引起误导的伪问题。我之所以说其伪,就在于迄今为止,我们无法举出一个纯客观的范本。有人曾经为了真实,希望自己变成墙壁上的苍蝇(如美国直接电影代表人物梅索斯兄弟),绝不干扰对象地进行客观观察和记录。后来连他们自己都发现不可能。两个大男人进入自我封闭几十年的两个独身女人的庄园去拍电影,对象因为他们的出现而兴奋并过度表现,甚至在镜头面前宣布自己爱上拍摄者,让试图只作壁上观的苍蝇无处遁形。想冒充苍蝇的梅索斯兄弟还算诚实,看看不行,自己也就认了,在发表的影像文本中没有掩饰自己在场的事实。[2]倒是那些想冒充上帝的人类学家值得提防,明明在场,却要抹去一切我在的痕迹,以超然物外的上帝之眼俯视一切,然后用自以为客观的笔法进行描述,让人以为他所描述的情况,就是那个先验于所有现实感知主体的客观存在。

  由中山大学、广东美术馆和中央民族大学联合主办,中山大学邓启耀、法国亚威农艺术学院Jacques
Defert、摄影理论家李媚和中山大学杨小彦共同主持的”视觉表达和跨文化观察暨庄学本百年诞辰纪念研讨会”是影视人类学论坛引起较大反响的专题组之一。本专题组有来自中、法、美、日等国的40多位学者参加,根据论文内容分为三个单元:第一单元为”我看人:谁是我?谁是他者?庄学本百年诞辰纪念研讨会”,第二单元为”人看我,我看我:本文化持有者自述和视觉分享”,第三单元为”我看人,人看我:局外人和局内人的对视与对话”。

作者简介  邓启耀,中山大学人类学教授,兼中国民族学会影视人类学分会副会长、中国探险协会副会长。著有《民族服饰:一种文化符号》《中国神话的思维结构》《中国巫蛊考察》《视觉人类学导论》及田野考察类著作《访灵札记》《古道遗城:茶马古道滇藏线巍山古城考察》《泸沽湖叙事》《五尺道述古》等。

  这个时候,就应该请教一下他:那个被观的存在,是谁在观?怎么观?观后的文本谁写(剪辑)的?素材用了多少?舍去多少(类似片比)?为什么舍去?

  研讨会开始,邓启耀做了《我看人看我》的专题主持开场白,指出,看或被看,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状态。问题是,我们在什么情况下在场观看?观看者和观看者处于什么关系?透过我们的观看,呈现的是自己文化的影像记忆,还是现实人文的多重镜像?我们的图像如何具有我们的文化特质?已故著名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关于”我看人,人看我”的人类学观察,从视觉人类学角度可以在不同的断句情况下理解:我看人;人看我;我看人,也看我;我看人怎么看我;等等。这是本专题组研讨主题策划的一个结构性考虑。

目录前言第一章 视觉发现的新世纪 第一节 摄影术的发明 第二节
视觉发现的认知基础 一、观看方式的革命 二、异域图像的视觉启示 第三节
被摄取的身魂:影像与现实 第四节 从幻盘到电影:视觉发现的新媒体 第五节
西学东渐大潮中的视觉传播 一、照相机进入中国 二、从西洋影戏到电影 第六节
人类学影像拍摄的开端 一、探险、考古学与摄影 二、视觉人类学的标志性事件
三、弗朗兹博厄斯的人类学影像实验 四、爱德华柯蒂斯的印第安人影像
五、鸟居龙藏的中国少数民族调查第二章 被观看的他者 第一节
谁在观看?谁是他者 一、作为博物活化石被观看的他者 二、被他者表述的我们
第二节 视觉人类学的孕育 一、摄影在人类学与民族志调查中的应用
二、人类学与人文地理图文杂志 三、影像民族志及其影视理论萌芽第三章
视觉人类学的转折点 第一节 传统人类学的影像描述
一、人类学电影先驱罗伯特弗拉哈迪 二、米德和贝特森的影视人类学实践
三、列维一斯特劳斯的民族志摄影 四、局外人和局内人透镜中的世界 第二节
英国纪录电影运动的人类学精神 第三节 中国影像民族志先驱
一、身体的同化:强种强族的人类学想象
二、白地的认知空白和影像民族志的书写 第四节
工业化城市化的视觉记录和未来想象 一、电影眼睛呈现的都市交响乐
二、农民国家的民族工业图景 三、西康茶人古道上的图像叙事第四章
身体、种族和国家:人性的镜像战争影像的人类学分析 第一节
影像文本的他者人格分析 第二节 神族的血腥神话和强权意志
一、神族血脉与种群的身体 二、种族更新与种族灭绝 第三节 身体和种族 第四节
国家意识、民族危机和文化象征 一、民族危机催发的爱国主义和民族意识
二、视觉争夺战中的文化象征与宣传体制 第五节 战争中的大众观察运动 第六节
硝烟中的世外桃源第五章 反思、名分与认同 第一节
普通法西斯的人性拷问与自我反思影片 第二节 欧美视觉(影视)人类学
一、法国纪录片机构和民族志电影 二、德国科学电影与影视人类学基地
三、英国自由电影运动中的人类学目标 四、哈佛大学的视觉人类学学科建设
第三节 中国的人类学运动与民族志影视第六章 观看控制与视觉秩序 第一节
愤青的视听反叛和边缘影像 一、法国五月风暴与电影新浪潮
二、60年代终结事件的影像记录者 三、底层与性别
四、日本:现代化进程中的农民问题 第二节 视觉模塑与观看控制 第三节
浪潮中的视觉人类学学科建设 一、美国真实电影运动的人类学精神
二、梅索斯兄弟直接电影的壁上之观 三、美国的人类学影像工程
四、法国真实电影之父让鲁什的参与式人类学电影
五、视觉人类学理论探讨第七章 转型与建设 第一节
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转型中的影像见证 第二节 视觉人类学学科建设
一、民族志影像和人类学电影节
二、国际视觉人类学研究机构与人类学纪录片国家档案馆
三、中国过渡时期的民族风情片热和民族志影像第八章 媒介影响与独立制作
第一节 独立影像制作中的人类学因素 一、中国独立影像的开山之作
二、独立影像的边缘表述 第二节 边地中国的影像叙事
一、少数民族地区文化变迁的影像见证 二、多点影像民族志与人类学系列片
第三节 影像杂志的人类学表达 一、美国《视觉人类学》杂志讨论主题
二、中国图文杂志的人类学探索 第四节 民族志影视的交流与合作 第五节
视觉人类学教育 一、公众纪录片教育与展映 二、专业影视人类学教育
三、纪录片与教育人类学第九章 数字时代的奇观社会 第一节 新媒体与现代性
第二节 平民影像与主位表达 一、文化持有者的主位表达
二、百姓事务当事人的影像干预 第三节 公共话题与公民影像
一、公共话题的影像表达 二、关于公民影像 三、全球化镜观结语
文化多样性与当代世界的视觉表达 一、视觉人类学:视觉表达的广阔领域
二、人类文化遗产的视觉记忆 三、文化多样性与当代世界的视觉表达
四、我看人,人看我,我看我视觉人类学的三个维度
五、影视民族志的多维度多媒体对话参考文献后记

  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反观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看案例,来理解这些问题。比如:同一个人,置身同一个现场,在不同感知情境或叙述时态中,会呈现不同的文本吗?而不同的人,如果站在同一个地方,同时对同一个事物进行观看,他们看到的东西以及各自呈现的文本,会是相同的吗?下面,我们就对咱学科的大师爷列维斯特劳斯和他的巴西助手在田野现场的观看,进行一次再观看。

  第一单元我看人:谁是我?谁是他者?庄学本百年诞辰纪念研讨会是对尘封半个世纪的摄影大师庄学本影像的多学科学术研讨。庄学本作为中国现代影视人类学的杰出先行者和摄影艺术家,他的摄影考察以及摄影作品所具有的历史丰富性以及文化、艺术品质,无疑值得后人发掘与研究。本次会议研讨主题为:上个世纪初中国的西部开发和边地摄影、庄学本与中国人类学摄影、拍摄者与被拍摄者、他者观看的多种方式、民族学:国家建构与民族认同的人类学考察、中国历史中的影像人类学考察、人类学考察与摄影方法等。参加本单元研讨的学者来自国内外不同领域,通过庄学本的摄影,从不同学科背景进行了视角不一的阐释。

  学习人类学的人,恐怕没有不读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évi-Strauss)论著的。他的民族志经典作品《忧郁的热带》[3]以及多卷本的结构主义人类学著作,已经为大家所熟知。这些著作基本都是文字的人类学文本。但列维斯特劳斯还有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晚年,当他回首往事,浮现在眼前的,是那些曾经与他朝夕相处的人们的面孔及其生活场景,疏远而又亲近。于是,他最后一部作品,是视觉人类学的。

  庄学本影像的重要发掘者李媚首先介绍了在广东美术馆举办的”庄学本特展”和刚刚出版的《庄学本全集》[1],她在《观看的观看──庄学本拍摄的肖像阅读》中,通过从庄学本肖像的阅读,寻找庄学本影像的来源以及审美趣味。同时通过庄学本与爱德华柯蒂兹(Edward
Sheriff Curia)的北美印第安人,C约瑟夫洛克(Joseph
rock)1922-1949之间在中国西南、西北部进行的人类学影像考察中肖像的比较,对他们的观看以及我们当下的观看与情景进行分析。从而对观看的伦理,观看的观看做了自己的阐述。

  法国亚威农艺术学院人类学系的雅克德费尔(Jacques
Defert)教授,给我们带来了这部作品,列维斯特劳斯86岁时出版的《怀念巴西》,[4]一部大开本的影像民族志作品,它是《忧郁的热带》另外一种文本形式视觉的文本,目前知道这本书的人不多。

一、两种文本:《忧郁的热带》和《怀念巴西》

  雅克德费尔(以下简称德):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1935年前往巴西教授社会学。他于1938年前往巴西东北部着手考察南比克瓦拉(Nambikwara)、
曼德(Mundé)和吐比克瓦希普(Tupi
Kawahib)三个地方的印第安人,列维斯特劳斯带去了他的莱卡相机。

  当1955年列维斯特劳斯出版《忧郁的热带》一书的时候,他插入一个包含56张照片的插页,附入了之前在卡杜维奥(Caduveo)和波洛洛(Bororo)印第安人地区摄制的照片。在这部著作中,图片影像似乎只是充当了解释说明的角色。

  这是长期以来列维斯特劳斯发表的唯一一组在巴西调查的照片。

  但是在1994年,列维斯特劳斯出版了一部大开本影像民族志作品《怀念巴西》。他在大量底片中选了186张照片。

  《忧郁的热带》里的照片按类别附带一些简短的文字说明,而在《怀念巴西》中,同样的图片却以很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在《怀念巴西》的主题分类法中,列维斯特劳斯更喜欢一种分成五部分的编年式排列,根据旅行叙述的原则分成以下几个部分:初见巴西,卡杜维奥人(Caduveo)在波洛洛,南比克瓦拉人的世界,在亚马逊,归程。里面的影像都是以一种异常优美的方式呈现在读者面前比如一页只安放一幅图画,或者几幅图画横跨两页,用两种不同的色调印刷以表现出细微的灰色等。这些图像同样附带着几行注释,用来准确地向读者解释拍摄时的环境和时代背景。同样,某些图片也会附带一些个人性的评论、文学性的描述,或者一些逸闻趣事、作者的回忆等等。

  列维斯特劳斯在这部作品中,既是对以往的回顾,怀着深深的思乡情结,同时也带有哲人般的冷静。这一切对他来说就是为了保存那稍纵即逝的世界,似乎这些图像能向人们展示社会的本质,所以这部作品同样表现了他在面对西方文明造成的破坏时的悲伤。正如他在作品中所述:重新审视这些图片,它们所留给我的是对那些一去不复返的事物的印象。在他看来,这里的历史就是一场悲剧,这出印第安人自1492年起就遭受的悲剧,似乎标志着一种现在已经普遍存在的命运,我们自己正在犯着曾经在印第安人身上犯下的罪。[5]

  几十年前,在《忧郁的热带》中,作为让雅克卢梭和启蒙思想时期哲学传统继承人的列维斯特劳斯,在他忧伤地指出这些社会和自然之间脆弱的和谐注定要使他们走向灭亡时,就已经道出了过分繁殖和兴奋的文明的危害。我们扔到人类面孔上的垃圾,就是旅行呈现给我们的第一面。[6]

  在《怀念巴西》里使用的图片完美地证明了以上言论。圣保罗以一个夹杂着殖民风格的别墅、大众化的公园和新生大都会第一高楼的城市出现在这部作品的开头。列维斯特劳斯回忆起他的节奏终止带来的独特的美和它们的反差。这些旅行图片也标注出了那些印第安社区与这座大都市之间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