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片礼仪,探究风俗学方法论的推行范式

  本报讯 (记者 李翠)
12月11日,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经典概念的当代阐释:过渡礼仪的理论与经验研究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由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主办,来自国家民委、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威涞大学、日本爱知大学等国内外有关单位的近70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记者 孙妙凝)
随着世界经济、文化全球化趋势的加剧,世界各个民族的本土文化传统正面临日益严重的威胁,许多传统的民间文化正迅速消亡,民间文化的保护和研究引起了学界的热切关注。近日,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在京成立,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吕微担任委员会主任。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石玉钢和国家民委研究室科研处处长张世保宣读了批准协会成立的相关文件。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中央民族大学、浙江师范大学等国内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以及美国崴涞大学东亚系主任张举文、日本爱知大学教授周星参加了会议讨论。

  原题:经典概念的当代阐释:过渡礼仪的理论与经验研究研讨会暨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仪式在京举行

  近年来,我国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为核心内容的民俗文化研究、保护和传承运动,相关研究也逐渐成为民俗学、民族学和人类学等多学科热点。基于这一背景,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吕微、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高丙中联合牵头,申请在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之下设立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希望通过民俗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重新审视民族文化的价值,思考族群文化与公共文化、民族身份与公民身份的关系等问题,为国家公共文化建设、民族文化发展提供知识服务,同时推动学科发展和知识创新。

  何为民间文化?在吕微看来,民间文化是指理论世界之外的生活世界,即每一个有理性的人,依据其普通理性的普遍原则而自由地实践的日常文化。他认为,目前民间文化的研究遇到一些困境,专业委员会成立后首要的工作是对于民俗学实践范式的方法论的探索,希望能将民俗学建设成为实践目的论和实践方法论相统一的实践科学。

  2015年12月11日,经典概念的当代阐释:过渡礼仪的理论与经验研究研讨会暨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仪式在北京大学召开。

  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国家民委民族理论政策研究室主任石玉钢在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上致辞。他指出,作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下设的第33个专业委员会,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承担着研究我国民俗文化、民间文化、民族文化的重要职责,希望该委员会今后积极开展相关研究活动,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作出积极贡献。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关于成立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的批复文件指出,吕微、高丙中分别担任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常务副主任。

  本次会议通过展示过渡礼仪这一经典概念的理论使用和实践使用的不同方式,以检验实践科学的实践目的论与实践方法论相结合的可能性。吕微认为,学科的经典概念,一般是描述性的理论概念,只适合于描述经验现象的自然因果性;而不是建构性的实践概念,因而不适合于建构实践现象的道德目的性。因此,经典概念的当代阐释,应尝试理论概念的建构性使用或实践使用。近年,学界提出了实践民俗学的研究纲领,以修正经典的理论民俗学,即单纯经验论、实证论、认识论的民俗学。实践民俗学与理论民俗学的最大区别就是,后者仅仅描述实践现象,不考虑普遍性价值原则的建构;而实践民俗学是从建构性的普遍价值原则出发,认识实践现象。他认为,只有从建构性的普遍价值原则出发研究民俗的实践现象,民俗学才可能有助于重建公共生活的公正与正义。

  本次研讨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吕微研究员召集,由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会议以过渡礼仪为关键词进行主题发言与讨论,会上还成立了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专业委员会)。

  吕微在致辞中指出,中国民俗学的一些学者将民间文化定位为在理论世界之外的生活世界,每一个有理性的人,依据其普通理性的普遍原则而自由地实践的日常文化,并试图将努力促进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的自由权利的普遍实现作为最根本的学术目标,但最终发现理论理性的概念和方法无法促成日常生活中每一个人的实践目的和自由权利的实现。有鉴于此,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将研究民俗学的实践范式的方法论,以助于把民俗学建设成为实践目的论与实践方法论相统一的实践科学。同时,以民俗学为主体的民间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将联合人类学、民族学方面的专家学者,共同为民间文化研究、为维护所有人日常生活的自由权利作出贡献。

  过渡礼仪模式是民俗学的重要理论之一,它由法国民俗学家阿诺德?凡?哲乃普提出,成为人类学和其他学科研究仪式的一个经典性概念,对中国的民俗学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高丙中指出,从物理空间到社会空间、从个人生命到社会生活,过渡礼仪是普遍的社会与文化现象,并不因为民族、时代而失其基本功能。对于这个关涉人类的基本存在状况的概念,它既是客观的人类现象,也是人的不约而同的发明,尽管它在具体的划分与表现形式上因文化的不同而有差异。过渡礼仪是人类文化的一项伟大发明。

  专业委员会成立仪式由中央民族大学王建民教授主持,研究会副秘书长张世保宣读批复文件,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石玉钢、专业委员会主任吕微、主办方代表高丙中教授分别进行了致辞。

  高丙中在主旨发言中说,人类社会最为普遍而杰出的文化设计是各种过渡礼仪。从物理空间到社会空间、从个人生命到社会生活,过渡礼仪是普遍的社会与文化现象,并不因为民族、时代不同而失去其基本功能。在以往有关过渡礼仪的研究中,人类学、民俗学曾经作出了卓越的学术贡献。但这一学术发展史的路径也限制了人们的视野。高丙中最后提出,今后围绕过渡礼仪有关问题的社会观察、经验研究,人类学、民俗学仍然有机会发挥先锋、主导作用,但对该问题的关注更应该是整个社会科学的基本使命。

  在本次会议上,学者就过渡礼仪这一经典理论的扩延及分析方法作出了反思,并就这一理论如何与中国的本土实践相结合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张举文认为,过渡礼仪模式更具普适性,不但适用于对仪式性行为的考察,也适用于对非仪式,即日常行为的理解。可以将过渡仪式的模式用于日常生活的过渡行为研究。那么,可以运用什么方法来分析日常行为呢?在张举文看来,仪式和仪式化行为需要通过最小行为单元作为方法来解析其核心意义。这种最小行为单元突出的是在特定仪式或仪式化进程中构成特定意义的行为。

  开幕式后,来自民俗学、人类学等各个领域的16位专家学者、博士生进行了四场主题发言。第一场过渡礼仪概念:通古今之变中,对相关背景和概念进行了探讨,涉及到了过渡仪礼的模式、阈限等基本概念;第二场田野中的过渡礼仪:究天人之际中,关注一般意义上的仪式,提供了葬礼、拜师礼、乔迁礼、诞生礼等具体个案;第三场经典概念的拓展之一:仪式与神话中;关注仪式中具体的个人的体验,以《西游记》的通过仪式、现代婚礼等为例,探讨在实践中仪式如何实现个人的认同;第四场经典概念的拓展之二:后现代仪式观则以非常现实的例子供我们对过渡礼仪进行再思考。

  在学术研讨会环节,与会专家学者围绕过渡礼仪概念:通古今之变、田野中的过渡礼仪:究天人之际、经典概念的拓展:后现代仪式观等议题,对过渡礼仪这一人类学研究中的经典概念进行了多维度的阐释,并就民俗学研究应该侧重民还是侧重俗、未来民俗学如何跳出经验研究并走向理性目的论意义上的实践研究等学科热点问题进行了充分讨论。

  周星也倾向于把过渡礼仪作扩大化解释,在他看来,仪式不是区别于日常,而是在日常的脉络之中。仪式可以是被动地应付,在量变的积累达成危机
(契机)之际,用来过渡至新的日常。仪式也可以是主动的,用来推动日常、催熟人生、化解危局或维持均衡。仪式是日常的实践,仪式搬运日常生活。日常因为仪式而进入新的日常。仪式之后的日常不同于此前的日常,仪式改变日常。

  主题发言完毕之后,大会进行了一小时的自由讨论。期间,与会者和旁听者都就学者们的发言进行了积极地提问和探讨,会场气氛十分热烈。最后,大会在吕微研究员的总结中圆满结束。

  过渡礼仪不应只被局限于人生通过仪式,所有的仪式都有方向性、目的性,也因此,所有仪式均有过渡性。

  此外,与会学者还结合中国的成人礼、拜师礼、婚礼等日常生活中的礼仪实践,就过渡仪式理论的运用及创新展开了讨论。